淺藍色約定

2016年6月9日 尚無評論
評分: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1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
Loading...

已經是凌晨2點了,楊風卻異常清醒,他就那樣站在窗前,窗戶半掩著。雖說已經是揚春三月,可是天氣乍暖還寒,特別是凌晨這個時段,冷風如同幽靈般鑽進窗子。楊風打了個寒顫,頭在食指與中指之間,早已湮滅的香煙滑落在地。楊風把手扶在窗簾上,這才發覺自己的雙手已經痙攣僵硬。他忽然想起那只溫暖柔滑的小手,那只令自己不能自己的手,可是那雙手現在在哪呢?還有那張曾經再熟悉不過的臉,在腦際卻突然間模糊起來。楊風突然緊張起來,他害怕失去,可是那人已經在遙遠的城市——迷失了。

楊風就是這樣思念蘇晴的。他習慣在夜裡想,當這個城市退卻了喧囂嘈雜之後,思念如同雨後春筍破土而出。已經是蘇晴出國後的第三天,在第一天到達米蘭的時候,蘇晴給楊風打了個電話,還是那樣清麗的聲音,也是那樣的語氣,絲毫沒有一絲別離後的傷感。她就是這樣的女子,楊風想。
可是楊風的思念卻在這樣冰冷的夜裡張揚了。他想著蘇晴的一切,包括她所有的好與不好,包括與她在一起的每個細節,思念是一張無形的網,在想這在一起的時光裡,或歡樂或悲傷,還有抱在一起的感覺。楊風感覺有種熱熱的液體從眼晨泛濫,打濕長長的睫毛,然後順著臉流下,冰涼,流過他嘴角,有些鹹鹹的感覺,楊風慢慢體味,如同吻著蘇晴曾經流過的淚水。
凌晨2點,那邊應該是暖洋洋的午後吧,此時的蘇晴在做什麼呢&63;她也有偶爾想起自己嗎?楊風有點悲傷。
緣起
相逢是一種緣份,那麼,相愛是幾世修來的福份呢?
當楊風還是那樣大大咧咧走在城市之間的時候,沒有人會相信這個俊俏高大,頭發飄逸的男子沒有女朋友。
24?這樣的年齡大嗎&63;楊風沒有考慮這個問題,這是旁邊的幾個死黨開始著急了,並開始為他物色形形色色的女子。阿匪是最積極的那種,他所提供的女孩子的電話號碼不下三十幾個,可是楊風卻否決了,並甩下一句:“你自己留著用吧!”氣得阿匪站在那裡口瞪目呆。
楊風一直相信,緣份這東西是不能勉強的。要來的時候誰也攔不住,要是沒來,他也願意等,再說自己事業剛剛起步,楊風是始終堅持先事業後戀愛的那種人。
可是緣份還是來了,而是來的很迅速。楊風始終不相信自己就這樣輕易陷入情網。可是恰恰的,他對那女子情有獨衷。
關於緣起只是一個拔錯的電話,那時楊風在趕著一個朋友的生日聚會。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車子發動機引擎的聲音蓋過那方的聲音,只能隱約分辨那是家鄉人的口音。
楊風剛開始以為可能是個久沒聯系的朋友,可是他錯了。那只是個打錯了的電話。楊風一直相信那是阿匪給他介紹的女孩子,他對此嗤之以鼻,很快淡忘。可是在過了不久以後,他的手機裡收到她的短信了。楊風此時才追問阿匪。阿匪搖頭,說:“自從好心當成驢肝肺以後,再也不做這熱臉蛋貼冷屁股的事了。”
楊風和阿匪卻大笑,辦公室的人全投來異樣的目光。楊風突然想起那個不肯見面的女孩,她會是長什麼的樣子呢?楊風在工作的空余的時候裡,常常盯著電腦屏幕發呆,偶爾還發出傻傻的笑聲。
坐在旁邊的阿匪瞧在眼裡,暗想:“木頭也逢春,終於發芽了。”
初相逢
楊風在一個午後收到了蘇晴的短信。蘇晴說她今天下午坐火車從上海回來,晚上十一點半到達,叫楊風到火車站接她。
楊風那個高興的勁啊!一個下午都是在糊塗中度過。他只知道下午的時間快快地過,然後快速跑回家,好好的洗個澡,然後收拾整理一下房間。他要給蘇晴一個清爽的自己及一個清爽的家。
下午時光很難熬,晚上的時間更難熬,楊風吃過飯後就不停看手表,他發現時間好像停滯了。
火車站離住所不遠,十一點想慢悠悠徒步到車站時間也綽綽有余。楊風卻坐如針氈。
沒到十點,楊風終於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不自覺朝著車站的方向走去。
火車站空蕩蕩的。火車到點還早,來接親朋好友的人們都還沒來,楊風就在出口處踱來踱去,他點著一根煙,然後就是想著蘇晴的樣子。會是個怎麼的樣子呢?蘇晴在QQ上說自己的並不是個漂亮的女孩子,而且還惹人厭,脾氣也不好,很隨意,自己想干什麼就干什麼,而且思想多變化,如今天喜歡留在這個城市,也許明天就會厭倦離開。她說這就是她的性格,她自己也不能左右。
楊風突然有種想親近的衝動,這樣的女子太特別了。而今她可以放心托付自己接她,說明彼此之間有了最基本的信任。
火車還是誤點了,十二點半。又是一個漫長的等待。好事多磨,真應了那句古話。
火車的鳴叫聲從遠至近,楊風心情莫名的激動。他手握著站台票快速跑到站台。這是一輛載滿人的列車,從車廂裡湧出的人潮把楊風擠到角落的一邊。楊風開始著急,著急著自己找不到蘇晴,他突然想,自己不是還沒有見過蘇晴嗎?那真是等也是白等了,他敲了一下自己的前額,然後掏出電話,撥通那個號碼。
那邊久久沒有回音,楊風莫名的心急。撥打三遍後,那邊終於接了電話。楊風大吼:“你在哪?”
“我就站在出口外,就一個人,我身邊有一個大大的灰色的包,我納悶呢?怎麼沒有人過來問我。”
楊風順著出口處,終於看到一個被行李淹沒,穿白色衣服的一臉惶然的女孩子。楊風飛奔跑到蘇晴身邊。燦爛地說:“我是楊風,你可就是蘇晴?”
那女子嫣然一笑地說:“本小姐就是,幸會幸會!”
“你站在這裡怎麼也不打個電話給我,害我一頓找。”
“那你呢?”蘇晴噗嗤一聲笑了。
愛情讓人遲鈍。

Categories: 愛情故事, 短篇感人故事 Tags:

愛,經不起等待時間

2013年3月2日 尚無評論
評分: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17 votes, average: 4.41 out of 5)
Loading...

深更半夜電話鈴突然響起,我沒頭蒼蠅似的跌撞奔向電話。拿起聽筒,對方掛了。
他媽的,就算打錯了,好歹也有個交待呀。我一時心裡空落落的,不知是放下電話好,還是自己仍有什麼別的想法。
躲回床上,我真覺著冷了。

今年的秋天,好像來的特別早。
雨把夏天的一切都衝走了,把人心也衝的潮兮兮的。

這些天,我總是忍不住的濫情。
像所有末流小說裡的情節一樣,我在一個綿綿雨夜無端被電話吵醒,想起了自己久別的戀人。
想到失眠。去年秋天,一次她打電話給我,要我去找她。我到了她家門前才發現她一個人坐在台階上,眼睛紅紅的。未等我問怎麼了,她就衝過來一把抱住我的脖子,說:"沒家的感覺好可怕。"於是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往我身上擦。
只記得那時她的手表貼在我脖子上,涼涼的。

我不明所以,只是茫目的擁著她,告訴她:"你不會沒有家的。"
後來我才知道,那天她只是誤把自己反鎖在了門外。
她叫小輝。她有一雙極普通的眼睛,普通的眉毛,普通的鼻子和嘴。站在你面前,就是這麼一個普通的女孩;走入人群中,立刻再難將她發現。

可我依然愛她很深。
此刻我拿出她的照片,那是她曾給我的唯一一張照片。
再次旋亮台燈,把這張早已諳熟的臉看個仔細。
照片上的她穿著我送給她的白色T恤。那也是我們相識三年中,我曾送她的唯一一件衣服。僅僅四十塊錢。是堡獅龍季末打折時隨意買來的。
可買過後,她久久不肯穿。我一直以為她不喜歡。在我的威逼利誘下,她終於承認"舍不得",因為是我送給她的。
面對這樣一個女孩,我常有的是感動。可我卻不知如何去回報她的多情,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清我自己。或許我也從未想過要去說些什麼為了她。

後來我為她拍下了這張照片。按下快門的一刻,我要她說"茄子",她卻偏偏說"蘿蔔"。於是照片裡的她,永遠衝我撅著嘴。
往昔的時光是美麗的。
夜深人靜,我久久的摩挲著手中的照片,不願放下。淚一滴滴落在照片上,來不及擦干淨。
我覺得用"自我感覺完全錯位"這句話來形容自己一點都沒錯。不論是我激動還是我平靜的時候,我都不太懂如何解釋自己。在我情緒最極端的時刻,我的耳邊總時不時的響起一段音樂。好像是BEYOND的。只有前奏。
每次都是這樣,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是為什麼。
相識三年之久,小輝終於向我提出了分手。
理由只是:在我身邊,她找不到可以依靠的感覺。
我知道自己想挽回,可不知該如何去挽回。
我想她並非是真的要和我分手,可我卻並沒問出口。
末了只有一句話:"如果你想要分手的話,那好吧。"
那一刻,她久久的望我。眼神中的失望,驚的我只覺自己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
當她轉過身大步離去,我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將她喚回。
是否相愛的人,永遠都只能像兩列對開的火車,只有擦身而過的緣份。他們在相愛的時候,忘記了去傾訴。他們在等待,等待對方先說出來。可悲的人,為何要如此高傲?為何要如此固執?
我們的故事本該到這裡就結束了,劃上一個平淡而又無奈的句號。可是沒有。

分手的一個多月後,她出了車禍。從來都習慣,這樣的事發生在別人的世界裡。可是它這次實實在在的發生在我身上,發生在我眼前。奪走了她,我的小輝。這個我曾一心一意要她做我老婆的女孩。
和她同院的一個兄弟把這件事告訴我後,我一拳把他打倒在地。接著我扶起他,"我說哥們兒,今天可不是四月一號呀,別跟我開玩笑成麼?"
他緩緩向我道出了小輝的出殯日期。我只知道自己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其余什麼也不知道了。
我和小輝相處了三年,有一千多天,很長很長。

我和小輝相處了三年,比起我想要陪她一同走過的歲月,這甚至不能算什麼。太短太短。
短到她家裡的人甚至不知道她有我這樣一個男朋友。
出殯那天,我只能遠遠地跟在她親屬們的身後。淚水滂沱的我終於明白,為何當初小輝那樣的依戀我。當時的我,肝膽俱裂,我多想再擁她入懷中。再拉住她的手,讓她乖乖地跟在我身旁。
可是伸出手,我只能拉住幻覺。小輝走了。
出事後的日子裡,我每晚都做著同樣的夢。夢見我對閉上雙眼的小輝說:醒過來,我全想明白了小輝,我把心裡的話全說給你聽好麼?於是小輝就醒了,我也醒了。醒來後才發現,我的枕頭已經濕透了。
此刻的黑暗中,手捧她的照片。我的感覺再次錯位。我躺下,在身邊留出位置。讓我的小輝就睡在我身旁。
耳邊反復不停的響著,仍是那段快要讓我崩潰的音樂。《遙望》。
隔壁的屋子裡,傳來了老爺子的鼾聲。
我哽咽了,我聽見自己和著耳邊的樂聲唱下去:每天多麼多麼的需要/永遠與你抱擁著/忘掉世上一切痛苦悲哀/縱使分開分開多麼遠/也會聽到你呼喚/期待我這一生再會你…
我的好兄弟們,或許你們比我經歷的事要多的多。可是,聽我一句好嗎:能珍惜就珍惜吧。她向你要的,或許只是一種歸屬感。如果你是愛她的,把你心裡的話講給她。讓她從心底裡有個依靠。
因為,愛經不起等待。
永遠懷念我的小輝。

感人的初戀愛情故事

2012年10月7日 尚無評論
評分: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6 votes, average: 3.67 out of 5)
Loading...

都說初戀最難忘,最美好。我想,初戀的難忘和美好必得基於一個前提——不成功的戀,這恐怕和維納斯的殘缺美一樣的效應吧?最近看到的兩個故事,讓我感動不已,唏噓不已。
  第一個故事是在杭報上登載的,杭報每期都會登些陳年舊事。
  故事發生在三十年前,男女主人公是在圍湖墾田的勞動中認識的,而當時男主人公已經訂婚,他們幾乎是一見鐘情。男孩(姑且這樣稱呼,我忘了他們的名字了。)男孩比女孩大七歲。每天都要到女孩家去,和女孩的父親成了忘年交。相處一年,彼此愛得默契,他們幾乎從來沒有單獨相處過一秒鐘(男主人公原話),他們一起勞動,也一起趕集,卻從未單獨說過一句話,他們用眼神傳達著彼此的愛意。男孩幾次欲表心跡,都礙於有第三者在場而未能啟齒。就這樣,男孩娶了他訂了婚的對像,女孩嫁作他人婦。
  時間過得很快,各自結了婚的他們很快就沒有了音訊。後來女孩的父親去世,男孩像個兒子一樣張羅著後事。再後來,有一天,男人(已經是五十多的老男人了)夢見了女孩笑向跑他跑來,向他伸出雙手,可是沒等他接住女孩的手,夢就醒了。男人遺憾之余便開始擔心:是她需要他的幫助嗎?於是男人拔通了在他心裡藏了多年的電話,接通電話後,他們相約在一間茶館裡見面。整整一個下午,他們談著,笑著,哭著,誰也不餓,誰也不累。男人想續前情,女人說,我們都有自己的家。於是,相約,一定要讓這故事上報。
  這樣一個平常,甚至說是平淡的故事,卻蘊藏著如此醇厚的真情。三十年後的今天,他們也只能彼此淚眼相望。
  第二個故事是今天從網上看到的,感人又悲壯。
  19年前有一對戀人相戀,兩家都很看好他們。可是因為一個誤會,讓他們分手——男孩接觸的女性較多,女孩誤以為他另有交往對像,而男孩又倔得不肯服軟。不久便各自結婚,失去了彼此的消息。這一走便是14年。14年後,男人再次得到的女人的消息卻是女人已離婚,且患了肝硬化,生命垂危。男人此時已與妻子分居,便義無返顧地擔起了照顧女人的義務,為了女人就醫方便甚至辭了工作去開一家小面館,一邊掙錢,一邊照顧生病的女人的,並不顧家人的烈反對決定捐自己的肝以拯救女人的生命。
  這個故事真的令人動容!我相信許多人可以做到給初戀的人以幫助,但像文中的男人那樣實在是可貴,這是一份怎樣深厚的感情啊?!女人雖然病著,但可以說她是世上最幸福的人!男人雖然辛苦,但他心甘情願地為自己心愛的女人做事,他也是幸福的。
  這樣的故事,恐怕也只有那樣的年代才有。兩個相愛的人,竟然會從來沒有單獨相處過一秒鐘——女孩是那樣的羞怯,不知約會為何物。男孩也竟然如此膽怯,不敢創造個單獨相處的機會,把自己的心跡告訴給女孩,也因此釀成了人生最大的遺憾。
青春萌動的年齡,即使沒有初戀,也依然會有朦朧的影子留在心底,這份青澀的朦朧好感,無論過多少年後想起依然親切而溫暖!

Categories: 愛情故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