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文章標籤 ‘親情’

律師的獨子

2010年1月24日 2 則評論
我 的爸爸是任何人都會引以為榮的人。他是位名律師,精通國際法,客戶全是大公司,因此收入相當好。可是他卻常常替弱勢團體服務,替他們提供免費的服務。不僅 如此也,他每週都有一天會去勵德補習班去替那些青少年受刑人補習功課,每次高中放榜的時候,他都會很緊張地注意有些受刑人榜上是否有名。
我是獨子,當然是三仟寵愛在一身,爸爸沒有慣壞我,可是他給我的實在太多了。我們家很寬敞,也佈置得極為優雅。爸爸的書房是清一色的深色傢俱、深色的書 架、深色的橡木牆壁、大型的深色書桌、書桌上造型古雅的燈,爸爸每天晚上都要在他書桌上處理一些公事,我小時常乘機進去玩。
爸爸有時也會解釋給我聽他處理某些案件的邏輯。他的思路永遠如此合乎邏輯,以至我從小就學會了他的那一套思維方式,也難怪每次我發言時常常會思路很清晰,老師們當然一直都喜歡我。爸爸的書房裡放滿了書,一半是法律的,另一半是文學的,爸爸鼓勵我看那些經典名著。
因為他常出國,我很小就去外國看過世界著名的博物館。我隱隱約約地感到爸爸要使我成為一位非常有教養的人,在爸爸的這種刻意安排之下, 再笨的孩子也會有教養的。
我在唸小學的時候,有一天在操場上摔得頭破血流。老師打電話告訴了我爸爸。爸爸來了,他的黑色大轎車直接開進了操場,爸爸和他的司機走下來抱我,我這才注意到司機也穿了黑色的西裝,我得意得不得了,有這麼一位爸爸,真是幸福的事。
我現在是大學生了,當然一個月才會和爸媽渡一個週未。前幾天放春假,爸爸叫我去墾丁,在那裡我家有一個墅。爸爸邀我去沿著海邊散步,太陽快下山了,爸爸在一個懸崖旁邊坐下休息。
他忽然提到最近被槍決的劉煥榮,爸爸說他非常反對死刑,死刑犯雖然從前曾做過壞事,可是他後來已是手無寸鐵之人,而且有些死刑犯後來完全改過遷善,被槍決 的人,往往是個好人。我提起社會公義的問題,爸爸沒有和我辯論,只說社會該講公義,更該講寬恕。他說" 我們都有希望別人寬恕我們的可能"。
我想起爸爸也曾做過法官,就順口問他有沒有判個任何人死刑。
爸爸說:我判過一次死刑,犯人是一位年青的原住民,沒有什麼常識,他在台北打工的時候,身份証被老闆娘扣住了,其實這是不合法的,任何人不得扣留其他人的身份証。他簡直變成了老闆娘的奴工,在盛怒之下,打死了老闆娘。我是主審法官,將他判了死刑。
“事後,這位犯人在監獄裡信了教,從各種跡象來看,他已是個好人,因此我四處去替他求情,希望他能得到特赦,免於死刑,可是沒有成功”。
“他被判刑以後,太太替他生了個活潑可愛的兒子,我在監獄探訪他的時候,看到了這個初生嬰兒的照片,想到他將成為孤兒,也使我傷感不已,由於他已成另一個好人,我對我判的死刑痛悔不已”。
“他臨刑之前,我收到一封信”。
爸爸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已經變黃的信紙,一言不發地遞給了我。
信是這樣寫的:
法官大人:
謝謝你替我做的種種努力,看來我快走了,可是我會永遠感謝你的。我有一個不情之請,請你照顧我的兒子,使他脫離無知和貧窮的環境,讓他從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求求你幫助他成為一個有教養的人,再也不能讓他像我這樣,糊裡糊塗地浪費了一生。
XXX敬上
我對這個孩子大為好奇:爸爸你怎麼樣照顧他的孤兒。
爸爸說:我收養了他。
一瞬間,世界全變了。這不是我的爸爸,他是殺我爸爸的兇手,子報父仇,殺人者死。我跳了起來,只要我輕輕一推,爸爸就會粉身碎骨地跌到懸崖下面去。可是我 的親生父親已經寬恕了判他死刑的人,坐在這裡的,是個好人,他對他自已判人死刑的事情始終耿耿於懷,我的親生父親悔改以後,仍被處決,是社會的錯,我沒有 權利再犯這種錯誤。
如果我的親生父親在場,他會希望我怎麼辦?
我蹲了下來,輕輕地對爸爸說:「爸爸,天快黑了,我們回去吧!媽媽在等我們。」
爸爸站了起來,我看到他眼旁的淚水,“兒子,謝謝你,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原諒了我”。
我發現我的眼光也因淚水而有點模糊,可是我的話卻非常清晰:「爸爸,我是你的兒子,謝謝你將我養大成人。」
海邊這時正好刮起了墾丁常有的落山風,爸爸忽然顯得有些虛弱,我扶著他,在落日的餘暉下,向遠處的燈光頂著大風走回去,荒野裡只有我們父子二人。
我以我死去的生父為榮,他心胸寬大到可以寬恕判他死刑的人。
我以我的爸爸為榮,他對判人死刑,一直感到良心不安,他已盡了他的責任,將我養大成人,甚至對我可能結束他的生命,都有了準備。而我呢﹖我自已覺得我又高大、又強壯,我已長大了。只有成熟的人,才會寬恕別人,才能享受到寬恕以後而來的平安, 小 孩子是不會懂這些的。
我的親生父親,你可以安息了。你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我今天所做的事,一定是你所喜歡的。

感言:
各位朋友:
還記得小時候一件轟動社會的山地青年殺死雇主的案子嗎?如果我沒記錯,那位山地青年應該叫做湯英申,純樸的山地青年來到繁華的台北打工,碰了惡劣的雇主, 不僅壓榨勞力還剝奪自由,在受盡各種不平等的待遇後,選擇了採取最激烈的行動以示抗議,雖然手段並不正確,但卻情有可原,死刑或能嚇阻犯罪,但對於一個走 投無路且深具悔意的人來說或許太沉重了,雖然社會各界的呼籲請求,希望獲得特赦,但仍免不了這樣的結局,故事的結局雖然令人遺憾;但事隔近二十年後,卻有 如此令人驚喜的發展,這不為人知的一幕,包含了多少的寬容與救贖,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大愛吧!

Categories: 短篇感人故事 Tags:

十年前的媽媽

2009年9月27日 尚無評論

那是一個老師告訴我的故事,

至今都珍藏心裡,

讓自己明白在人世界,

其實不應該放過每一個能夠幫助別人的機會。

也許你早已忘記,

但這種光,

卻可以溫暖一個個冷漠的心靈。

那是在十年前的一天,

當這位老師正利用中午休息時間,
在家裡睡覺時,
突然間,
電話鈴響了,
她接過來一聽,
裡面卻傳出一個陌生粗暴的聲音說:

「你家的小孩偷書,現在被我們抓住了,你快來啊!」

在話筒裡還傳出一個小女孩的哭鬧聲,
和旁邊人的喝叱聲。

她回頭眺望著一邊正在看電視的唯一女兒,心中立即就明白過來。

肯定是有一位小女孩,
因為偷書被售貨員抓住了,
而又不肯讓家裡人知道,
所以,胡編了一個電話號碼,才踫巧打到這裡。

她當然可以放下電話不理,
甚至也可以斥責對方,
因為這件事,和她沒有任何關係。
但自己是老師,說不定她就是自己的學生呢?

透過電話,
她隱約可以設想出,
那個一念之差的小女孩,
一定非常驚慌害怕,

正面臨著也許是人生中最可怕的境地。
猶豫了片刻之後,
她的腦海裡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
對了,就這樣做。

於是,她問清了書店的地址之後,就趕了過去。

正如她預料的那樣,
在書店裡站立著一位滿臉淚跡的小女孩,
而旁邊的大人們,
正惡狠狠的大聲斥責著。

她一下衝上去,
將那個可憐的小女孩摟在懷裡,
轉身對旁邊的售貨員說道:

「有什麼跟我說吧,不要嚇著孩子。」

在售貨員不情願的嘀咕聲中,
她交清了幾十元罰款,
才領著這個小女孩,
走出了書店,
並看清楚了那張被淚水與驚恐,
弄得一塌糊塗的臉。

她笑了起來,
將小女孩領到家中,
好好清理了一下,
什麼都沒有問,
就讓小女孩離開了,
臨走時,
她還特意叮囑道,

如果你要看書,就到阿姨這裡來,裡面有好多書呢。

驚魂未定的小女孩,
深深的看了一眼,
便飛一般的跑走了,
便再也沒有出現。

時間如流水匆匆而過,
不知不覺間,
十年的光陰,
一晃而過,
她早已忘記了這件事,
依舊住在這裡,過著平靜安祥的生活。

有一天的中午,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當她打房門後,
看到了一位年輕漂亮的陌生女孩,
露著滿臉的笑容,
手中還捧著一大堆禮物。

「妳找誰?」

她疑惑的問道,
但女孩卻激動的說出一大堆話。

好不容易,
她才從那個陌生女孩的敘述中,
恍然發現,
原來她就是當年偷書的那個小女孩,
十年之後,
已經順利從大學畢業,
現在還特意來看望自己。

這個年輕女孩眼睛裡泛著淚光,
輕聲說道﹕
「雖然我至今都不明白,
您為什麼願意冒充我媽媽,
解救了我,
但我總覺得,
這十年來,
一直都想喊您一聲∼媽媽!」

老師的眼睛裡,
也開始糊模起來,
她有些好奇的問道﹕
「如果那天我不幫妳,
會發生怎樣的結果?」

女孩的臉上,
立即變得陰沉下來,
輕輕搖著頭說道﹕
「我說不清楚,
也許就會去做傻事,
甚至是去死。」

老師的心中猛然一顫,
開始暗暗慶幸。
自己當年在一念之間所做出的決定,
竟然可以如此影響到一個人的一生。

望著女孩臉上幸福的笑容,她也一起笑了起來。

看看現在的自己的生活條件,再回想十年後的自己

也許你現在所做的決定可以影響你的一生

Categories: 短篇感人故事 Tags:

黃土高原上的姐弟

2009年6月24日 尚無評論

來自於網路的故事,出處不詳,我想最重要的是故事所帶來的衝擊和感想
==================================================
我的家在一個偏僻的山村,父母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

我有一個小我三歲的弟弟。
有一次我為了買女孩子們都有的花手絹,偷偷拿了父親抽屜裏5毛錢。
父親當天就發現錢少了,就讓我們跪在牆邊,拿著一根竹竿,讓我們承認到底是誰偷的。
我被當時的情景嚇傻了,低著頭不敢說話。
父親見我們都不承認,說那兩個一起挨打。
說完就揚起手裏的竹竿,忽然弟弟抓住父親的手大聲說:"爸,是我偷的,不是姐幹的,你打我吧!"
父親手裏的竹竿無情地落在弟弟的背上、肩上,父親氣得喘不過氣來,打完了坐在炕上罵道:"你現在就知道偷家裏的,將來長大了還了得?我打死你這個不爭氣的。"
當天晚上,我和母親摟著滿身是傷痕的弟弟,弟弟一滴眼淚都沒掉。
半夜裏,我突然號啕大哭,弟弟用小手捂住我的嘴說:"姐,你別哭,反正我也挨完打了。"
我一直在恨自己當時沒有勇氣承認,事過多年,弟弟替了我擋竹竿的樣子,我仍然記憶猶新。那一年,弟弟8歲,我11歲。
弟弟中學畢業那年,考上了縣裏的重點高中。同時我也接到了省城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那天晚上,父親蹲在院子裏一袋一袋地抽著旱煙,嘴裏還叨咕著,倆娃都這麼爭氣,真爭氣。
母親偷偷地抹著眼淚說:"爭氣有啥用啊,拿啥供啊?"
弟弟走到父親面前說:"爸,我不想念了,反正也念夠了。"
父親一巴掌打在弟弟的臉上,說:"你怎就這麼沒出息?"
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把你們姐倆供出來。說完轉身出去挨家借錢。
我撫摸著弟弟紅腫的臉說,你得念下去,男娃不念書就一輩子走不出這窮山溝了。
弟弟看著我,點點頭。
當時我已經決定放棄上學的機會了。
沒想到第二天天還沒亮,弟弟就偷偷帶著幾件破衣服和幾個乾巴饅頭走了,在我枕邊留下一個紙條:"姐,你別愁了,考上大學不容易,我出去打工供你,"弟留"。
我握著那張字條,趴在炕上,失聲痛哭。
那一年,弟弟17歲,我20歲。
我用父親滿村子借的錢和弟弟在工地裏搬水泥掙的錢終於讀到了大三。
一天我正在寢室裏看書,同學跑進來喊我:"梅子,有個老鄉在找你。"
怎麼會有老鄉找我呢?
我走出去,遠遠地看見弟弟,穿著滿身是水泥和沙子的工作服等我。
我說:"你怎和我同學說你是我老鄉啊?"
他笑著說:"你看我穿的這樣 ,說是你弟,你同學還不笑話你?"
我鼻子一酸,眼淚就落了下來。
我給弟弟拍打身上的塵土,哽咽著說:"你本來就是我弟,這輩子不管穿成啥樣,我都不怕別人笑話。"
他從兜裏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個用手絹包著的蝴蝶髮夾,在我頭上比量著,說我看城裏的姑娘都戴這個,就給你也買一個。
我再也沒有忍住,在大街上就抱著弟弟哭起來。
那一年,弟弟20歲,我23歲。
我第一次領男朋友回家,看到家裏掉了多少年的玻璃安上了,屋子裏也收拾得一塵不染。
男朋友走了以後我向母親撒嬌,我說媽:"怎把家收拾得這麼乾淨啊?"
母親老了,笑起來臉上像一朵菊花,說:"這是你弟提早回來收拾的,你看他手上的口子沒?是安玻璃時劃的。"
我進弟弟的小屋裏,看到弟弟日漸消瘦的臉,心裏很難過。
他還是笑著說:"你第一次帶朋友回家,還是城裏的大學生,不能讓人家笑話咱家。"
我給他的傷口上藥,問他,疼不?他說:"不疼。"
我在工地上,石頭把腳砸得腫得穿不了鞋,還幹活兒呢……說到一半就把嘴閉上不說了。
我把臉轉過去,哭了出來。那一年,弟弟23歲,我26歲。
我結婚以後,住在城裏,幾次和丈夫要把父母接來一起住,他們都不肯,說離開那村子就不知道幹啥了。
弟弟也不同意,說姐,你就全心照顧姐夫,咱爸媽有我呢。
丈夫升上廠裏的廠長,我和他商量把弟弟調上來管理修理部,沒想到弟弟不肯,執意做了一個修理工。
一次弟弟登梯子修理電線.讓電擊了住進醫院。我和丈夫去看他。
我撫著他打著石膏的腿埋怨他.早讓你當幹部你不幹.
現在.摔成這樣,要是不當工人能讓你去幹那活兒嗎?
他一臉嚴肅地說:"你怎不替我姐夫著想著想呢?"
他剛上來,我又沒文化,直接就當官,給他造成啥影響啊?
丈夫感動得熱淚盈眶,我也哭著說:"弟啊,你沒文化都是姐給你耽誤了。"
他拉過我的手說:"都過去了,還提它幹啥?"
那一年,弟弟26歲,我29歲 。
弟弟30歲那年,才和一個本分的農村姑娘結了婚。在婚禮上,主持人問他:你最敬愛的人是誰,他想都沒想就回答,我姐。
弟弟講起了一個我都記不得的故事:
“我剛上小學的時候,學校在鄰村,每天我和我姐都得走上一個小時才到家。有一天,我的手套丟了一隻,我姐就把她的給我一隻,她自己就戴一隻手套走了那遠的路。回家以後,我姐的那只手凍得都拿不起筷子了。從那時候,我就發誓我這輩子一定要對我姐好。"
台下一片掌聲,賓客們都把目光轉向我。
我說,我這一輩子最感謝的人是我弟。
在我最應該高興的時刻,我卻止不住淚流滿面……

Categories: 短篇感人故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