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愛情故事 > 永遠的平行線

永遠的平行線

2011年7月26日 發表評論 閱讀評論
評分: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2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
Loading...

不如,
   你不要再讓我找到你,好嗎?
   對不起
 

 
看見這一個短訊,我不由得對著手機呆了幾秒鐘,茫然。
然後隨之而來,是一點酸、一點不捨、甚至一點無奈。
我忍不住搖頭,又忍不住苦笑;大概此刻,你也跟我一樣如此無奈著…… 是吧?
 
我相信,你是的。
 
 
 
 
 
我跟你,認識在中學一年級。你是我的同班同學,你被編排坐在我的右首。
 
「我叫張偉文。」你向我自我介紹,一臉稚氣。「你呢,你叫甚麼名字? 」
 
我有點意外,其實在老師點名時,我已暗暗記下了你的名字;沒想到對方是不會留意或記著的。
我生硬地回道:「蔣雅雯。」
 
你打趣:「咦,我們的名字有點相似呢。」
 
當然喇,若不是這樣,你又怎會被編到坐在我身邊;但我就只是說:「巧合吧。」
 
「那以後,就請你多多關照了。」你誠懇地笑。
 
那時候我只覺得你是個「世界仔」,我敷衍一笑,然後低頭繼續看那本不愛看的數學課本。
 
你跟班上大部份的同學關係良好,班裡的大小活動你都會參與,是一個活躍份子。
每到小息或午飯時段,你的座位旁邊總圍著不少男生,吵得我連想靜讀張小嫻小說的空間也沒有。
每次我都不得不起身離開課室,走到走廊的盡頭躲在暗角處讀書。
現在回想起來,那一年我跟班上的女同學相處得不太熱絡,原因其實全在於你。
這種日子一直持續到中學二年級,你不再被編坐在我身旁、你被安排坐在隔我兩行的位置;
我不用再借意避開了,但你竟然也不再死守在自己的座位上、改而跟一眾男生長註在班房門口的走廊一帶,你們的笑聲仍是隱約會傳到來我的座位,我有時還會感受到你的目光…… 然後到了三年級,我倆又「不幸」地被編排坐在一起,而你的習性又轉為「死守」了。我忽然感到一點奇怪,一點說不出來的奇怪,你…… 是故意的嗎?
 
終於在某個中午,我忍不住問你了:「為甚麼你不像其他男生般,小息或午休時到球場打籃球玩樂
、而總是留在課室裡的? 」
 
你看著我,笑了,我感到有點不自在;你說:「因為我喜歡囉。」
 
「就只是因為這樣? 」其實我不明白你的答非所問。
 
你搖了搖頭,又笑,只是沒有笑聲;直到現在,我仍是清楚記得你說這番話時的表情:
「因為我喜歡,在看得見你的地方看著你。」
 
想不到,我真的猜對了。
 
 
 
 
 
就學習角度而言,其實你是一個不錯的同學。你的功課比我好,每次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時,
我都可以借你的功課來「抄考」;上課時老師問到我不懂回答的地方,你會偷偷提點我、
讓我可以安全過度;某些愛捉弄女生的無聊同學想來冒犯我時,你也會挺身而出替我打發他們。
坐在你身旁,除了不能讓我有個寧靜的「讀書」空間外,整體來說還是利多於弊的。
 
只是,我漸漸留意到,聚在你身邊的不再只有男生,而開始有著我熟悉的、認識的、
甚至不認識的女同學,她們是喜歡你嗎? 而你,又會喜歡他們嗎?
 
「喂,你似乎跟鄰班的班花很友好似的。」我裝作平常的問你,眼裡看著我的張小嫻。
 
「是嗎? 上次聯班搞秋季旅行,在籌備的時候交往比較多,於是之後就變得熟絡了。」
你看著數學習作說。
 
我放下了張小嫻。「那麼,沒有一點感覺嗎? 班花喎。」
 
「沒有…… 」你仍是看著習作,突然聲音轉為高昂:「你不是吧,連這一條數學題也不懂算?
你上課時真的沒聽書嗎? 」
 
我臉一紅,從你手中搶回我的數學習作;其實我根本就沒有不明白的地方。我感到你在用著奇怪
的目光看我,我就更加不去看你了,但我聽見你這樣說:「我始終,仍是喜歡看著你的感覺。」
 
其實我根本就沒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只是想你來讓我肯定一點而已。
 
 
 
 
 
中五畢業,我如估計般不能原校升讀,轉到了另一間中學讀中六;而你亦如估計般可以升讀原校,
但想不到你竟然跟著我一起轉到去另一間學校。
 
「你真的捨得嗎? 」我忍不住在電話裡問你。
 
「捨得。」你笑,笑得開懷。「反正在那裡,我都沒有甚麼特別回憶。」
 
「但你為了我…… 」我說不下去,其實我不是你的甚麼人。
 
「沒所謂喇,我們做男人要去多一點新地方,要交遊廣闊嘛!」說完你又在電話裡笑了,
我卻在你看不到的這一邊,偷偷流下淚來。
 
我不能告訴你,心裡那一種難受的感覺…… 並不是你對我不好而難受,你從來沒有對我不好;
也不是你對我太好而不安,我很喜歡你對我的好;只是那一份情感,讓我不能夠安然無視,
我的情感比不上你的深厚,我一直將你放在我的好朋友位置,只是你會一直是我的好友嗎?
而你又可會願意,我始終是你的好友嗎?
 
過去,我一直逃避可以讓你開口的機會,一直讓你在那界線前止步;
但當你為我做到這個地步時,我是否也不應再如此堅持?
你,待我是如此的好…… 我,應否給你一個機會?
 
後來,整個暑假我都在想著這一個問題……
 
後來,我喜歡了另一個人。
 
 
 
 
 
仍記得那天,你的表情。
 
我跟他,避開眾人的耳目,在放學後偷偷到附近的Pacific coffee 約會。其實我是有點洩氣的,
因為我感到自己像是在偷情一樣;可是他似乎也不想這樣快公開我們的戀情,
於是我們就選擇了這樣的偷偷摸摸。我們牽著手,在Pacific coffee 裡找尋空座位,
但在內轉了幾個圈仍是找不著;正當我們打算離開、到其他地方去,
他卻發現遠處有人打算起身離開,我們立即走了過去,然後就是在那一刻,
我看到你站起轉過身來。
 
「咦,這麼巧? 」你笑,表情僵硬。
 
「呃…… 是呀,這麼巧。」他答,語氣也是僵硬的;至於我,已經不懂言語……
 
「在等位嗎? 剛好我要走了,你們坐吧。」你對我們笑說,雙眼卻在注視著我們的手。
 
「那謝謝你了。」他似乎已回復自然,牽著我走到座位坐下,就坐在你剛坐著的位置。
你沒有再說甚麼,笑著跟我們道別。直到那時候我才發現到,原來你的苦笑,是這樣子的;
以往你在我的面前,就只讓我看見開心的笑容……
 
 
 
 
 
然後,我們有一整年沒有交談過。
 
縱然,平時我們會在學校裡、在班房裡、在操場裡、在大家所住的同一屋村裡,碰到見到遇到;
但每當你見到我時,總是會先避開我,走得遠遠的,甚至是會直接掉頭離開。
這使得我也不敢主動聯絡你,怕你不知會有怎樣的反應,怕你不想聽到我的聲音而掛線。
可是隨著日子漸去、我們的情況仍是沒有一點改善,那一點點的不忿終於萌芽,
我開始對你生出怨恨——為甚麼你會這樣小器?
 
在這以前,你是待我如斯的好,只不過我現在喜歡了別人,你就要避開我了;
你對我,原來不過如此嗎? 我在你的心目中,原來就是這麼不重要嗎?
…… 你,真的有喜歡過我嗎……
 
然後我忽然想起,你其實也沒有真正表示過,你是喜歡我的……
 
然後這一點點的不平衡,竟然致使我跟他,分開了。
 
 
 
 
 
那一個夜晚,在我跟他分手後的第四個夜晚,我躲在自己的床裡,偷偷地哭。
家人不知道我跟同班同學戀愛,他們不會了解我的心事、我也不想他們知道我的心事。
只是我的心事,卻又可以讓誰知道?
 
除了你,我想不到其他人。
 
但是我不能再找你……
 
這時手機卻響了起來,是你的專用鈴聲,我已經很久沒有聽過的鈴聲。
我連忙找尋手機,怕你會因等太久而掛線,最後我找到了,我立即按鍵接聽:「喂。」
 
「喂。」是你的聲音。
 
「嗯,怎麼了? 」我儘量平伏自己的呼吸,卻同時間發現,我此刻最想聽到的聲音,
竟然是你、而不是他…..
 
「沒甚麼,只是想找找你。」你笑,但我覺得你笑得不愉快。「你最近好嗎? 」
 
「…… 你不知道嗎? 」我感到自己的不爭氣了……
 
「…… 其實,我知道。」
 
「謝謝你…… 」然後我再也說不下去。
 
 
 
 
 
在那一通電話之後,我們奇蹟地和好了,變得比起以前還要好,還要好……
我們考進同一間大學,考進同一個學系,你仍留在我的身邊,仍是我的好朋友;
可是我卻放不下他…… 他像是在我心裡的某一處,留下了印記,即使我已經不那麼掛念他了,
即使我已經很久沒有見他了…… 只是我偶爾仍會忍不住,為著一些往事而茫然出神。
 
也許你會發現得到,甚至會感覺得到……
 
「怎麼了? 」你搖我的肩,關心地問。
 
「沒甚麼。」我勉力一笑,挽起你的手臂。「走吧,我想吃薄荷碎朱古力雪糕。」
 
你總是會如常地笑,依著我的意思,替我去找那碎薄荷朱古力、那柚子綠茶、那一種特別氣味、
那一種氣氛、那一種感覺、那一刻、那一秒;也許,這是不應該的,但你總是表現得像個沒事人,
就真的像我的好朋友般疼我,使我,想拒絕,也不想拒絕……
 
如果我拒絕了你,你還會留在我的身邊嗎?
 
你會否像上一次般,再不理我了?
 
我不敢開口問,因為我知道這是不該問出口的問題;這一條禁忌的問題,是永遠都不能問的。
或者,你也是會如此想吧? 我和你,處於這種曖昧而又不能清楚的狀況之下,既不能勇敢踏前一步,
而又要走得小心翼翼;這是一條需要十分平衡的獨木橋,你和我,卻在這樣的互相攙扶當中,
繼續發展出那一份獨有的情感。
 
 
 
 
 
只是,旁人卻不明白。
 
「Andrew 不是她的男朋友嗎? 」不相識的大學同學認為。
 
「上次帶上來的那個男生,不是幾好嗎? 」我的媽媽探問。
 
「很多朋友都妒忌你有Andrew 這個男友呢!」就連熟稔的同組同學也如此說。
 
真的這樣嗎? 大家真的覺得是這樣嗎? 如果你是我的男朋友,是否就是大家眼中的完美結局?
 
但上天似乎有心要替我們澄清,祂原來早已安排了,讓你有一個真正的女朋友。
 
 
 
 
 
事源,是他忽然有天主動找我,表示,希望再跟我一起。
 
在這些日子以來,雖然我是放不下他,但也從沒有想過他會這樣子;
可是他是表現得如此有誠意,這使我不得不相信他的真心。然後同時間,也讓我猶豫起來……
 
不是我不相信他,只是,我不相信我自己。
 
我掙扎了好久,最後還是將他找回我的事,告訴了你。我問你的意見:
「你覺得,我應不應該再跟他一起? 」
 
你不答,似乎在思考著甚麼;過了好一會,才這樣說:「你自己想不想? 」
 
「我不知道…… 」
 
「你應該知道的。」你笑,看著我笑。
 
「或者,我是知道,只是…… 」
 
「不要緊。」你拍了拍我的肩,然後就走了開去;我看著你的背影,心裡卻感到一點落寞……
 
然後過了不久,你就對大家宣佈,你交了一個女朋友。
 
 
 
 
 
「你好,我叫Carmen。」眼前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就連身為女性的我,
也只想到「可愛」這一個形容詞。
 
「你好,我叫Emma。」我感到自己笑得有點不自然。
 
「聽Andrew 說,你們已經認識好久了? 」女孩說,我感到她的話裡有話。
 
「是,是好久了…… 」我問你,想尋求你的協助。「快十年了吧? 」
 
「嗯。」但你竟然單音回應。
 
「十年,真是眨眼就過去了呢。」女孩笑,那一刻我突然清楚肯定,我不喜歡她,
真的很不喜歡她。但是,我喜不喜歡,又有何用? 因為是你喜歡的……
我無權過問,我只不過是你的好朋友……
 
 
 
 
 
原以為能再跟他一起,我應該能夠心滿意足。
 
但是,原來不然。
 
為著彌補那一段失去了的時間,我跟他一起去做回我們曾經做過的事,試著再找回那曾經同步過的感覺。
我留意得到,他笑得投入,他是真的感覺到高興,他是全心愛護著我的;
可是我卻像坐在銀幕下觀賞著映片的觀眾般,對銀幕中所發生著的一切,有一種抽離的冷靜。
我看著的他似是不在自己的身邊,我可以留意到他心情的變化、可以冷靜分析他為我所做的事、
可以平心的細看他臉上的笑意,我卻感受不到當中情感的起伏緣由,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躍動。
是我不再深愛他嗎? 還是因為……
 
「可能,只是未習慣吧。」你說。
 
「需要習慣的嗎? 」我不明白。
 
「可能吧。」你這樣答,但我開始感到你的敷衍;我知道,因為你要趕著離開,去約會你的女朋友。
 
「算了。」
 
我覺得,你變了,已變得不再如以往般在乎我。而我現在也終於明白到,缺少了你的在乎,
就算其他一切都安好,也會顯得不完美…… 即使是,他終於回來了;即使是,你從沒有離開我……
 
 
 
 
 
「為甚麼這天你要找我出來? 」你問我。
 
「因為…… 我想逛街嘛。」
 
「不找男朋友陪你? 」你似乎感到出奇。
 
「這天他沒有空。」其實他有空,只是我撒謊而已。為免讓你再問下去,
我挽起你手臂便走,然後去我們以前常逛的地方遊逛。
 
這天,好快樂,很久沒有這麼快樂過了。我知道你也是如此的快樂,我感到你的笑是隨著我而笑的,那是你最開心的表情…… 我看著你,忽然想,她可以令你如此快樂嗎? 她真的可以取代我嗎? 她可以嗎?
 
「她可以嗎? 」我最後忍不住問你。
 
你沒有回答。
 
「她可以嗎? 」我真的好想知道答案。
 
你沒有回答,但我從你的眼神中已經知道你的答案。
 
「她可以嗎? 」
 
你終於搖頭。
 
那麼,你為甚麼要跟她一起? 為甚麼?
 
 
 
 
 
「我不快樂。」夜深,我致電給你,說。
 
「為甚麼不快樂? 」
 
「不知道…… 也許不快樂,是我自己找來的。」我苦笑。
 
「難道就沒有辦法可以讓你自己快樂一點嗎? 」我感到你的疼。
 
「如果,你有辦法可以讓我快樂的話,你會讓我快樂嗎? 」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你平靜地說。
 
「謝謝你…… 其實只要你伴著我,就已經可以了。」
 
「是嗎…… 」你笑,但我感到有一點苦。「你的要求真簡單。」
 
「有時候女性所求的不過如此。」
 
「或者吧。」你嘆氣,然後又說:「是了,我跟Carmen 分手了。」
 
「真的? 為甚麼分手? 」我感到意外。
 
「沒甚麼,只是性格不合吧。」你又苦笑了。
 
「嗯,其實我也不喜歡她。」我真心附和。
 
「我早就知道了。」然後,你笑得更苦了。
 
 
 
 
 
自那之後,我跟你約會的次數越來越多,差不多每隔一天,我們就會見面一次。
 
只要下班後一有空暇,只要他沒有時間陪我,你就會在我的身邊。
 
我習慣了你在我身邊的感覺,習慣了你的臂膀、你的暖意、你的氣息。你對我比以前更加好了,
大概比任何一個朋友要好,要比任何一個人都要好;也許大家都明白到,這是一種難得的緣份,
這是一段難得的時光…… 錯過了,就不會重來。
 
故此,我也盡我的所能,去待你好、去關心你、去照顧你,希望在你失去了她之後,
不會有孤獨的感覺,希望我跟你,能夠一直快樂地走下去……
 
但是你有天卻說,累了。
 
「是睡得不好嗎? 」我看著你的雙眼,沒有神采的,似乎真的很倦。「還是近來太多工作? 」
 
你搖搖頭,不答話。
 
「那麼,是甚麼原因? 」直覺告訴我,其實我不應再問下去;只是我真的擔心你。
 
「其實沒甚麼…… 」你用雙手撫了撫臉。
 
「唔…… 那你要多點休息。」我惟有如此說,忽然想起:「是了,下星期我約了他去健身,
你有沒有興趣一起來? 你可以試試桑拿服務…… 而且他有會員優惠,蠻便宜的…… 」
 
「不用了!」你忽然大聲,然後不發一言;我心一嚇,也不敢再說下去。那一晚,我們在沉默中道別……
 
而在之後的日子,你跟我停止了聯絡——電話,不聽;電郵,沒覆;你似失事了的飛機一樣,在雷達中失去了蹤影……
 
 
 
 
 
我…… 其實明白你的心事。
 
只是,我不知道可以怎麼辦。
 
你說,我可以怎麼辦?
 
我真的不知道……
 
你好久沒有找我了。
 
你這天,好嗎?
 
這天,沒有你,不好過。
 
 
 
 
 
「喂。」
 
「喂。」我心一緊,終於可以聽到你的聲音。
 
「明天有空嗎? 」
 
「有空。」我立即應道。
 
「不如,出來吃晚飯吧。」
 
「嗯。」
 
最後,我們去了Neway CEO。其實我們明明是說去吃晚飯的,只是當我來到約定的地點、
見到你時,我原本滿腔的說話竟說不出來,而你也一反常態的變得不多話,我們就在銅鑼灣默默的走,
最後走到維多利亞公園前,方意識到再走下去恐怕會走到天后;我們相視一笑,有點無奈,
惟有決定到鄰近的CEO 去。
 
很久沒有跟你唱卡拉OK 了,拿著遙控器按了幾下,我忽然感到了興奮,一口氣點選了十幾首歌,
不論會唱還是不會唱的。你好像看不過眼,從我的手中搶過遙控器,然後就全點下男歌手的歌,
還要把它們插播、不讓我唱我所點的歌;最後我倆鬧得不亦樂乎,你會唱錯了我的歌,
或是我裝男聲扮作男歌手與你合唱。其實,男歌女唱還是女歌男唱已經不再重要,最緊要的是,
此刻你就在我的身邊,最緊要,此刻我們仍是笑著唱……
 
忽然,傳來了一陣熟悉的旋律,不知在何時點的,也不知是誰的胡亂插播,
電視投幕播放著合唱版的「好心好報」…… 前奏很快便播完了,你拿起了你的咪,跟著字幕唱:
 
 
  落力為你好 得不到分數
  你決定要跟他日後同步
  他不懂愛惜你 我樂意操勞
 
 
然後到我了……
 
 
  我決意愛他 祝我愉快吧
  你最明白我痛極亦留下
  傷得很重也不怕 我願意等他
 
 
但越唱下去,我心裡也似被某根輕刺微微扎著,那是一種只有自己才會感受得到的痛。你會一樣痛嗎? 我不想這樣下去,對你說:「不如,唱下一首吧。」
 
你卻答:「沒所謂喇,就唱下去,反正,避不了的。」
 
說完,你笑了,就是我所記得的那個笑容;你苦笑了,如此的對著我苦笑了……
 
 
  還看著你 
  他會感動嗎
  看你在懸崖走路
   他亦跑掉嗎
  他卻放下你 只照顧自己
 
   我慣了愛他你怎樣做
   在懸崖還是我無退路
  對你好 無人稀罕我好
  無人欣賞我好 原來你習慣他一套
  從來沒有愛我 看得清楚 我知道
  不必得到 不妨陪襯 但願為你好

  他 從來都比你差 仍然死心愛他
   垂頭再度聽他欺詐 期求他說愛我
   為何尚未等到 可能這秒時辰未到

 是受罪也好 聽聽你哭訴
  你說難過總比分手更好
   我說幾多的女主角 也受過煎熬

 情況壞到
   他也許做到
  你信任來年一日他答應做到
   他也許做到
  通通都做到
 
  我也似你的無從勸告
  寧願犧牲都不願卻步

 對你好 無人稀罕我好
  無人欣賞我好 原來你習慣他一套
  從來沒有愛我 看得清楚 我知道
  不必得到 不妨陪襯 但願為你好

  他 從來都比你差 仍然死心愛他
   垂頭再度聽他欺詐 而明知你愛我
   我竟扮未知道 好人 恕我未能做到

 你當我是知己 我看得到
  我當你是一生前途
   幾次也是沉迷麻目 控制不到
  怎麼好都等不到

 怎去做 無人珍惜我好
  無人喜歡我好 原來要學會他一套
  從來沒有 吻過 記得清楚 我知道
  不必得到 不妨陪襯 但願為你好

  好 從來都知你好
  未夠好
   為何他不夠好
  我不夠好
   回來我又與他擁抱
 
  仍然相信我會 有好心得好報
  可能 到某日會知道
 
 
 
 
 
「我走了。」你忽然說。
 
我看看手錶。「這麼早? 」
 
「嗯,有點倦了。」你看著我微笑。
 
「那,我們一起走吧。」我挽起手袋。
 
「不好,就讓我先走吧。」你忽然要求,你從不曾這樣要求。「就聽我這一次…… 可以嗎? 」
 
我不懂反應,我只得答應。
 
然後,你一個人步出房間,房內就只剩下了我,與那一首沒有人唱的歌曲在盪。我聽著那一首不知道名字的歌,默想,到底應該要留在這裡多久,我才可以離開? 是要等你離開CEO 嗎? 是要等你離開了銅鑼灣嗎? 還是要等你完全離開了我的生命? …… 想到這裡,心底只感到有一種莫名的害怕在瀰漫;我不應再這樣想下去,也不應再這樣等下去,我不想再讓你……
 
我立即站起來,打算離開去追上你,手機卻在此時震動了一下,我看到了你傳來的短訊——
 

 
   不如,
   你不要再讓我找到你,好嗎?
   對不起
 

 
我不由得對著手機茫然,然後隨之而來的,是一點酸、一點不捨、甚至一點無奈。我忍不住搖頭,
又忍不住苦笑;大概此刻,你也跟我一樣如此無奈著…… 是吧?
 
我相信,你是的。你一定是的…… 然後我又想起,由以前開始,由最初開始,總是我找你的時候多;
你不用去找我,因為你總是會知道,我身在哪裡。而我又該要如何作、方會讓你再找不到我? 還是,
你的真正意思其實是,不想我再去找你了……
 
我忍不住坐了下來,想著你默默的哭起來。想起你的笑,想起你對我的好,想起你說喜歡看著我的感覺,
想起……
 

「平行線呀,平行線的內角和是一百八十度,你還是不明白嗎? 」你拿著我的數學習作,
對我不厭其煩地解說。
 
「甚麼內角和呀? 」我只感頭昏腦漲,我已經打算對這次的數學測驗投降。
「又內角又外角,叫人怎麼記得呀!」
 
「唉…… 」你嘆氣,我喜歡你嘆氣時的模樣。「即是這樣子…… 兩條直線,
一條總會在另一條的身邊,永遠不會相交,大家之間的距離總是保持不變的…… 」
 
「咦,這不是很浪漫嗎? 」
 
「你又愛情小說上腦了。」你撫臉慘叫。「這樣子又會有多浪漫呀? 」
 
「難道不是嗎? 一條線永遠都會在另一條線的旁邊,永遠地一起走下去,一同走到終站…… 」
說完,我忍不住偷看你一眼。「試想想,有多少人可以這樣子丫…… 」
 
「只望其中一條不會半途而斷就好。」你盯著我碎唸,然後又再繼續講解那外角內角和。
我笑著偷望你,暗想,如果缺少了另一條線,平行線就不再是平行線了…… 你說,對嗎?
 
對嗎?
 
 

 
對不起……

 

評分: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2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
Loading...
Categories: 愛情故事 Tags:
  1.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
  1. 目前尚無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