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10年2月 的Archive

看完了打擊很大

2010年2月18日 尚無評論

看完了打擊很大

有一個中年失業男子,找工作找了很久都找不到, 結果看到微軟在徵清潔工,就前去應徵。微軟的人 力資源主管在面試後問他:「你會不會上網 ?如果你有被錄取,我們會公 佈在我們的網站上。」

那男子回答:「對不起,我不會上網。」
人力資源主管:「不會上網還想來微軟應徵,你有沒有搞錯??」
說罷就把他趕了出去。

那男子失意之餘,摸摸自己身上僅有的十元美金,靈機一動
在商店裡買了一大袋馬鈴薯,然後開始挨家挨戶地去拜訪且
販售他的馬鈴薯,沒想到真的賣完了,且他賺了三十元美金。

於是他就靠著這種挨家挨戶拜訪的方式,慢慢地開始了他的創

業生涯,從數百元美金,到開設生鮮蔬果宅配公司,並建立了

很大的連鎖賣場,從此他成了億萬富翁。

有一天有個保險業務員去找這位億萬富翁拉保險,保險業務員

順口問了一句:「您會不會上網?? 我們公司的產品都在網路上

有很詳細地介紹。」

那位億萬富翁於是告訴了這位業務員:「我不會上網。」

保險業務員很訝異地說:「您身為億萬富翁,掌裡這麼大的事

業,竟然不會上網?」

這位億萬富翁於是告訴業務員他當年到微軟應徵清潔工的故事,

並說:「如果我當年會上網的話,我到現在還是個清潔工….. 」

這個故事給了我們三個啟示:
一、要到微軟應徵最好要會上網,不然你連清潔工都無法錄取。

二、不會上網未必不能發達,還是有機會當億萬富翁。

三、你看到了這篇文章,表示你會上網,

那你當清潔工的機會應該比變成億萬富翁大 ..

Categories: 短篇感人故事 Tags:

尊重差異不挑不棄

2010年2月15日 尚無評論
人與人的相處,貴在包容。肯定自己的選擇,接受和對方之間的差異,說起來簡單,做起來不容易。愈是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能夠尊重對方不同的想法,彼此相處的空間就會擴大。

出國旅行常在異國街頭見識各種不同民族的裝扮,對奇裝異服的搭配,早已見怪不怪。令我印象最深刻,倒不是什麼特殊的服飾,而是一對我們台灣同胞的老夫妻。

老爸爸腳底趿一雙 Made in Taiwan 的塑膠拖鞋,布衣短褲,好不自在。老媽媽卻是梳理有致、穿金戴玉,最耀眼奪目的是閃亮在指縫間的大鑽戒。他們倆拆開來看,可以說各有各的風采;沒想到合在一起時,也別有一番風情。

這個景象讓我相當感動。

仔細觀察之後,我發現最重要的關鍵是老夫妻倆互相扶持,老媽媽將手挽在老爸爸臂膀上,眼底流動著溫柔,絲毫沒有因為他們的服裝很不搭調而覺得彆扭。他們無 視於別人的眼神,也不將世俗的價值判斷當一回事,完全以「你高興就好」的心情相待。彼此尊重之餘,還能夠相互扶持,真的很不容易。

*相互欣賞,才能真心喜歡對方

雖說「少年夫妻老來伴」,很多夫妻還是會在歲月的掏洗之下,褪去恩愛的色彩,價值觀的差異,更會讓彼此漸行漸遠,很難再把手挽在對方的臂膀上,更別說是在穿著這麼不相稱的服裝之下,還要寸步不離一起相偕同行。

常在親友之間聽說:老先生、老太太出門拌嘴的原因,是老太太嫌老先生穿著邋遢,老先生則對老太太大紅大紫的衣服看不順眼。

因為「你穿這樣,我不和你走在一起!」這個理由,而在街上一前一後距離數尺分開走的夫妻或情侶比比皆是。

「不挑剔、不嫌棄!」這是兩個人決定要長久相處時,必需有的修養。但是,能夠做到「不挑剔、不嫌棄!」的前提,並不是要求對方事事要如我們的意、符合我們 的標準。而是,我們學會從對方喜歡的角度來欣賞對方,從對方需要的觀點去接受對方。如果,他覺得短髮好看,你又何必一定要堅持對方留長髮?最簡單的判斷方 式是 –至少,頭髮長在對方身上!

尊重對方的同時,其實是對自我的肯定。有足夠自信的人,不會在兩人之間的差異點上大作文章。挑三撿四,很容易弄得不歡而散。

*尊重自己、體貼對方,相處沒有負擔

很年輕的時候,我曾和一位高中時期的好朋友相去歐洲旅行,這個經驗對習慣獨來獨往的我,是一次很寶貴的學習。

為了長途飛行的舒適性,他試探地問我要不要買「商務艙」的機票。當時的我,忙得無暇仔細考慮他的提議,加上預算的限制,直覺地決定搭「經濟艙」。上飛機之後,我才知道他在航空公司服務,出國旅行可以用比較優惠的價錢訂購機票,所以他訂了「商務艙」的位置。

剛坐定位置之後,我的另一個脆弱的自己跑出來問:「會不會很不平衡?相約一塊兒旅行,人家坐的是『商務艙』喔!」幾秒鐘之後,我對發問的自己說:「安啦!各有各的選擇嘛,只要彼此照顧得到就好!」

飛機起飛不久,他從「商務艙」過來和我聊天,還把「商務艙」乘客專享的一、兩項水果及食物拿過來和我一起分享。我真高興自己沒有客套推卻,也沒有因為自卑而表現防禦,反而很自然地接受他出於好意所做的一切。

那時候,我就已經領悟了這個道理–肯定自己、尊重差異,是學會包容的起點。自己落得輕鬆,別人也可以自在而且沒有負擔地和我們相處在一起。

Categories: 散文 Tags:

無情

2010年2月14日 尚無評論
大仁不施仁   天地心中珍   四時依序轉   萬物依附存

— 無情?

妻的眼睛不好,所以自從到美國,就常去看一位眼科名醫。

每次從診所出來,妻都要怨:「看了他十幾年,還好像不認識似的,從來沒笑過,拉著一張撲克臉。」

有一天去餐館,遠遠看見那位眼科醫生,他居然在笑,還主動跟妻打招呼。妻開玩笑地說:「真稀奇,我還以為你從來不會笑呢!」眼科醫生笑得更大聲了,突然又 湊到妻耳邊,小聲地說:「妳想想,看病的時候我能笑嗎?一笑、一顫,手一抖,雷射槍沒瞄準,麻煩就大了。」說完,又大笑了起來。

飯吃一半,那醫生跑過來,舉著杯敬妻。臉紅紅的,看來有幾分醉了。喝下酒,話匣子打了開來:「妳知道在美國,醫生自殺率最高的是哪一科嗎?」他拍拍自己胸脯:「是眼科醫生!」

停了幾秒鐘,抬起紅紅的眼睛:「想想!揭開紗布,就是宣判。看見了?看不見?你為病人宣判,也為自己宣判。問題是,前一個手術才失敗,下一個病人已經等著 動刀,你能傷感嗎?所以我從來不為成功的手術得意,也不為失敗的手術傷心,我是不哭也不笑的。只有不哭不笑的眼科醫生能做得長,也只有不哭不笑的眼睛看得 清,使病人的眼睛能哭能笑。」

他這幾句話總留在我的腦海,有一天在演講裡提到,才下台,就有一位老先生過來找我。

老先生已近八十了,抗戰時是軍醫,他拉著我的手,不斷點著頭說:「老弟啊!只有你親身經歷,才會相信。那時候,什麼物資都缺,助理也沒有,一大排傷兵等著動手術,抬上來,開刀,才開著,就死了。沒人把屍首抬走,就往前一推,推下床去,換下一個傷兵上來。」

我把眼睛瞪大了。

「是啊!」老先生很平靜:「死人可以等,活人等不及啊!有時候手術檯前面,堆了一堆屍體。救了不少,也死了不少。你能傷心嗎?你有時間去哭去笑嗎?所以,只有不哭不笑的能撐得下去,只有不哭不笑的醫生,能教更多人。」

***
到深山裡的殘障育幼院去。才隔兩年,老師的面孔全不一樣了。

「一批來、一批去,本來就是如此。」院長說:「年紀輕輕的大學畢業生,滿懷理想和愛心,到這裡來。抓屎、倒尿,漸漸把熱情磨掉了,於是離開。然後,又有新的一批跟上來,不是很好嗎?」

說著,遇見個熟面孔,記得上次我來,就是他開車送我。

「 王先生是我們的老義工了。」院長說。

我一怔,沒想到那位滿臉皺紋、皮膚黝黑的中年人,竟然是不拿錢的義工。

「他在附近林班做事,一有空就來。水管破了,今天他忙死了。」

「他是教友嗎?」「不!他什麼都不信。他只是來,只是做,做完就走,隔天又來。你不能謝他,他會不好意思。只有這種人,能做得長。」

***
到同事家裡做客,正逢他的女兒送男朋友出國,兩個人哭哭啼啼,一副要死的樣子。

「年輕人,太愛了,一刻也分不開。」同事說:「只怕很快就要吹了。」
「這算哪門子道理?」我笑道。

「等著瞧!教書教幾十年,我看多了,愈分不開,變得愈快。」果然,半年之後,聽說兩個人吹了。

都不再傷心,都各自找到新的戀人。

想起以前研究所的一位室友,不也是這樣嗎?

剛到美國的時候,常看他打越洋電話。在學校餐廳端盤子,一個鐘頭三塊錢,還不夠講三分鐘的電話。

常聽兩個人在電話裡吵架,吵完了哭,哭完了又笑。

女孩子來看過他一次,也是有哭有笑。激情的時候,把床欄杆踢斷了﹔吵架的時候,又把門踹了個大洞。

只是,當女孩回台灣。他神不守舍兩三天,突然說:「才離開,就盼著再碰面﹔才碰面,心裡又怕分離。愛一個人,真累!」

然後,他去了佛羅里達,不久之後結了婚,娶了一個新去的留學生。

***
少年時,我很喜歡登山。
記得初次參加登山隊,一位老山友說:「我發現在登一座高山之前,哪些顯得特別興奮的年輕人,多半到後來會爬不上去。因為他們才開始,心臟就已經跳得很快,又不知道保存體力。倒是那些看起來沒什麼表情,一路上很少講話,到山頂也沒特別興奮的人,能登上一座又一座的山峰。」

也記得初登山時,常對著群山呼喊,等著聽回音。有時候站在幾座山間,能聽到好幾聲回音。

有一次正在喊,一位老山友卻說:「別喊了!浪費力氣。真正登到最高峰,是沒有回音的。」

不知為什麼,最近這兩段老山友的話,常襲上我的腦海。

我漸漸了解什麼是「多情卻似總無情」、「情到濃時情轉薄」,也漸漸感悟到什麼是「太上忘情」、「情到深處無怨尤。」

只有不喜不悲的人,能當得起大喜大悲。也只有無所謂得失,不等待回音的人,能攀上人生的顛峰。

Categories: 短篇感人故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