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10年1月 的Archive

人生中七種損友

2010年1月31日 1 則評論

「交友不慎」是很多人共同的感慨!交友如何「慎」呢?就是防範某些害人不淺的損友。面對以下七大類,請記得要說「不」!。

1.精明計較不高明

有的人處處計較,你晚到兩分鐘,他算時間罵人。大夥吃東西,他多付一分錢就嘀咕。分攤工作,他多做一點也抱怨。事做完了,要排上名字,他堅持要排第一。如此作風夠精明,但不高明,也不聰明,只能說他很會鑽,不過是插針鑽隙、小頭銳面之輩。處處算計,結果吃虧。

高明是大智慧,只是要把聰明用在刀口上,在關鍵時刻聰明即可。

2.呷緊弄破碗

如果一個朋友像猴子,又急又會跳,做事常催著你,你會高興嗎?欲速則不達,快久了就出問題。

朋友之誼是慢慢發展的,不是「速食品」,很快可以吃到,但味道都一樣,朋友一步步了解,愈來愈熟悉。要在很短時間就很熟、很親,只怕會「呷緊弄破碗」,反而壞事。

3.只知短線操作,有事才相求

「放長線才能釣大魚」是天經地義的事,短線操作是投機而非投資。偏偏有些朋友只知短線來往,而且他一定要賺,絕不賠,不賠錢、不賠時間、不賠力氣。只有他 找你,而且有事才相求。若是你找他,他就擺臉色、擺架子,讓人難受。台灣有句俚語:「吃人一口,報人一斗」,這句話反映出利害關係的因果報償原則,吃了別 人的就應該回報。但是,若絕不讓人吃一口,卻要別人回一斗,豈不是緣木求魚?還有朋友要你放長線而他釣大魚,充分利用你的資源後裝出無辜的樣子,就更令人 感冒了。

4.專扯後腿

希臘神話中有個神,他處處強健,唯獨腳跟脆弱,只要腳跟受傷,就動彈不得,其他部位再強壯也沒用。你如果交到的朋友是專門傷害你腳跟、專挑你缺點來刺、專扯你後腿,害得你什麼事都做不好的,勸你趕緊與他疏遠。

「中國人是一般散沙」,聽起來刺耳,卻是實情。清末民初,中國人每回要對抗外患時都碰到自己人幫著外人來整自己的慘事。交到「聯合外人欺負自己人」的朋友最痛心,自己也得當心絕不做這種「挾外人自重」的「小買辦」。

5.屢過不改、積習難改

剁了手指頭發誓從此不賭的傢伙,通常是沒過兩天又進賭場,抓起骰子大聲喊:「西巴拉!」賭是種習性,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有些壞習慣更是沾上了就很難脫身。即使他口口聲聲說要改,問題是環境有太多使其墮落的因子,而他又缺乏從錯誤走出來的決心。

6.只想白吃午餐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享受了別人的午餐,往往就要付出代價,有些代價十分昂貴,要花好久的時間、好大的力氣還是無法付清。尤其是和厲害的人、不正當的人打交道,更得加倍小心,時時提防。在學校遇到小麻煩,若要找大麻煩的人出面處理,就絕不是便宜的午餐可以擺得平。

7.睜眼說瞎話,昧於事實

再好的朋友、再深的友誼也不能不基於事實來說話,朋友間閒聊難免會吹牛打屁,但不顧真相亂講一通,就很難讓人接受。有些話像「白色謊言」,譬如對方明明沒 有這麼美,衷心說得美一些,這不是壞事,算是「讚美」的一種。如果一點都不美,故意要說得多美,甚至想出阿諛諂媚的詞,把對方捧上了天,就沒必要了。

Categories: 散文 Tags:

律師的獨子

2010年1月24日 2 則評論
我 的爸爸是任何人都會引以為榮的人。他是位名律師,精通國際法,客戶全是大公司,因此收入相當好。可是他卻常常替弱勢團體服務,替他們提供免費的服務。不僅 如此也,他每週都有一天會去勵德補習班去替那些青少年受刑人補習功課,每次高中放榜的時候,他都會很緊張地注意有些受刑人榜上是否有名。
我是獨子,當然是三仟寵愛在一身,爸爸沒有慣壞我,可是他給我的實在太多了。我們家很寬敞,也佈置得極為優雅。爸爸的書房是清一色的深色傢俱、深色的書 架、深色的橡木牆壁、大型的深色書桌、書桌上造型古雅的燈,爸爸每天晚上都要在他書桌上處理一些公事,我小時常乘機進去玩。
爸爸有時也會解釋給我聽他處理某些案件的邏輯。他的思路永遠如此合乎邏輯,以至我從小就學會了他的那一套思維方式,也難怪每次我發言時常常會思路很清晰,老師們當然一直都喜歡我。爸爸的書房裡放滿了書,一半是法律的,另一半是文學的,爸爸鼓勵我看那些經典名著。
因為他常出國,我很小就去外國看過世界著名的博物館。我隱隱約約地感到爸爸要使我成為一位非常有教養的人,在爸爸的這種刻意安排之下, 再笨的孩子也會有教養的。
我在唸小學的時候,有一天在操場上摔得頭破血流。老師打電話告訴了我爸爸。爸爸來了,他的黑色大轎車直接開進了操場,爸爸和他的司機走下來抱我,我這才注意到司機也穿了黑色的西裝,我得意得不得了,有這麼一位爸爸,真是幸福的事。
我現在是大學生了,當然一個月才會和爸媽渡一個週未。前幾天放春假,爸爸叫我去墾丁,在那裡我家有一個墅。爸爸邀我去沿著海邊散步,太陽快下山了,爸爸在一個懸崖旁邊坐下休息。
他忽然提到最近被槍決的劉煥榮,爸爸說他非常反對死刑,死刑犯雖然從前曾做過壞事,可是他後來已是手無寸鐵之人,而且有些死刑犯後來完全改過遷善,被槍決 的人,往往是個好人。我提起社會公義的問題,爸爸沒有和我辯論,只說社會該講公義,更該講寬恕。他說" 我們都有希望別人寬恕我們的可能"。
我想起爸爸也曾做過法官,就順口問他有沒有判個任何人死刑。
爸爸說:我判過一次死刑,犯人是一位年青的原住民,沒有什麼常識,他在台北打工的時候,身份証被老闆娘扣住了,其實這是不合法的,任何人不得扣留其他人的身份証。他簡直變成了老闆娘的奴工,在盛怒之下,打死了老闆娘。我是主審法官,將他判了死刑。
“事後,這位犯人在監獄裡信了教,從各種跡象來看,他已是個好人,因此我四處去替他求情,希望他能得到特赦,免於死刑,可是沒有成功”。
“他被判刑以後,太太替他生了個活潑可愛的兒子,我在監獄探訪他的時候,看到了這個初生嬰兒的照片,想到他將成為孤兒,也使我傷感不已,由於他已成另一個好人,我對我判的死刑痛悔不已”。
“他臨刑之前,我收到一封信”。
爸爸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已經變黃的信紙,一言不發地遞給了我。
信是這樣寫的:
法官大人:
謝謝你替我做的種種努力,看來我快走了,可是我會永遠感謝你的。我有一個不情之請,請你照顧我的兒子,使他脫離無知和貧窮的環境,讓他從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求求你幫助他成為一個有教養的人,再也不能讓他像我這樣,糊裡糊塗地浪費了一生。
XXX敬上
我對這個孩子大為好奇:爸爸你怎麼樣照顧他的孤兒。
爸爸說:我收養了他。
一瞬間,世界全變了。這不是我的爸爸,他是殺我爸爸的兇手,子報父仇,殺人者死。我跳了起來,只要我輕輕一推,爸爸就會粉身碎骨地跌到懸崖下面去。可是我 的親生父親已經寬恕了判他死刑的人,坐在這裡的,是個好人,他對他自已判人死刑的事情始終耿耿於懷,我的親生父親悔改以後,仍被處決,是社會的錯,我沒有 權利再犯這種錯誤。
如果我的親生父親在場,他會希望我怎麼辦?
我蹲了下來,輕輕地對爸爸說:「爸爸,天快黑了,我們回去吧!媽媽在等我們。」
爸爸站了起來,我看到他眼旁的淚水,“兒子,謝謝你,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原諒了我”。
我發現我的眼光也因淚水而有點模糊,可是我的話卻非常清晰:「爸爸,我是你的兒子,謝謝你將我養大成人。」
海邊這時正好刮起了墾丁常有的落山風,爸爸忽然顯得有些虛弱,我扶著他,在落日的餘暉下,向遠處的燈光頂著大風走回去,荒野裡只有我們父子二人。
我以我死去的生父為榮,他心胸寬大到可以寬恕判他死刑的人。
我以我的爸爸為榮,他對判人死刑,一直感到良心不安,他已盡了他的責任,將我養大成人,甚至對我可能結束他的生命,都有了準備。而我呢﹖我自已覺得我又高大、又強壯,我已長大了。只有成熟的人,才會寬恕別人,才能享受到寬恕以後而來的平安, 小 孩子是不會懂這些的。
我的親生父親,你可以安息了。你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我今天所做的事,一定是你所喜歡的。

感言:
各位朋友:
還記得小時候一件轟動社會的山地青年殺死雇主的案子嗎?如果我沒記錯,那位山地青年應該叫做湯英申,純樸的山地青年來到繁華的台北打工,碰了惡劣的雇主, 不僅壓榨勞力還剝奪自由,在受盡各種不平等的待遇後,選擇了採取最激烈的行動以示抗議,雖然手段並不正確,但卻情有可原,死刑或能嚇阻犯罪,但對於一個走 投無路且深具悔意的人來說或許太沉重了,雖然社會各界的呼籲請求,希望獲得特赦,但仍免不了這樣的結局,故事的結局雖然令人遺憾;但事隔近二十年後,卻有 如此令人驚喜的發展,這不為人知的一幕,包含了多少的寬容與救贖,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大愛吧!

Categories: 短篇感人故事 Tags:

為人子女要孝順

2010年1月11日 尚無評論

隨著時間
我們離父母愈來愈遠
重心從他們身上轉移到朋有 男女朋友 自己的小孩上
但是父母親的重心
一直都沒有變過
在他們眼中
我們永遠都是小孩

他們不厭其煩的照顧我們
但是我們常常覺得麻煩而不理會衰老的他們
我們自己可以假裝不記得以前
可是從我們出身到成家
父母們的感覺得只是一眨眼
所以我們態度的落差
讓他們無法調適

在為了工作 自己的家庭打拼的同時
回頭想想
自己的源頭父母
有多久沒有抱抱他們了?
***************************************************
媳婦說:
「煮淡一點妳就嫌沒有味道,現在煮鹹一點妳卻說咽不下,妳究竟怎麼樣?」
母親一見兒子回來,二話不說便把飯菜往咀裡送。
她怒瞪他一眼。

他試了一口,馬上吐出來,兒子說:
「我不是說過了嗎,媽有病不能吃太鹹!」
「那好!媽是你的,以後由你來煮!」
媳婦怒氣沖沖地回房。

兒子無奈地輕嘆一聲,然後對母親說:
「媽,別吃了,我去煮個麵給妳。」
「仔,你是不是有話想跟媽說,是就說好了,別憋在心裡!
「媽,公司下個月升我職,我會很忙,至於老婆,她說很想出來工作,所以 ….」

母親馬上意識到兒子的意思:
「仔,不要送媽去老人院。」聲音似乎在哀求。
兒子沉默片刻,他是在尋找更好的理由。
「媽,其實老人院並沒有甚麼不好,妳知道老婆一但工作,一定沒有時間好好服侍妳。老人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照顧,不是比在家裡好得多嗎

?」

「可是,阿財叔他….」
洗了澡,草草吃了一碗速食麵,兒子便到書房去。
他茫然地佇立於窗前,有些猶豫不決。
母親年輕便守寡,含辛茹苦將他撫養成人,供他出國讀書。

但她從不用年輕時的犧牲當作要脅他孝順的籌碼,反而是妻子以婚姻要脅他!
真的要讓母親住老人院嗎?

仔問自己,他有些不忍。
「可以陪你下半世的人是你老婆,難道是你媽嗎?」

阿財叔的兒子總是這樣提醒他
「你媽都這麼老了,好命的話可以活多幾年,為何不趁這幾年好好孝順她呢?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啊!」
親戚總是這樣勸他。
兒子不敢再想下去,深怕自己真的會改變初衷。

夕晚,太陽收斂起灼熱的金光,躲在山後憩息。
一間建在郊外山崗的一座貴族老人院。
是的,錢用得越多,兒子才心安理得。

當兒子領著母親步入大廳時,嶄新的電視機,42吋的螢幕正播放著一部喜劇,但觀眾一點笑聲也沒有。

幾個衣著一樣,髮型一樣的老嫗歪歪斜斜地坐在發沙上,神情呆滯而有一個老人在自言自語,有個正緩緩彎下腰,想去撿掉在地上的一塊餅乾

吃。

兒子知道母親喜歡光亮,所以為她選了一間陽光充足的房間。
從窗口望出去,樹蔭下,一片芳草如茵。
幾名護士推著坐在輪椅的老者在夕陽下散步,四周悄然寂靜得令人心酸。

縱是夕陽無限好,畢竟已到了黃昏,他心中低低嘆息。
「媽,我……..我要走了!」母親只能點頭。
他走時,母親頻頻揮手,她張著沒有牙的嘴,蒼白乾燥的咀唇在囁嚅著,一副欲語還休的樣子。

兒子這才注意到母親銀灰色的頭髮,深陷的眼窩以及打著細紋臉。
母親,真的老了!

他霍然記起一則兒時舊事。
那年他才6歲,母親有事回鄉,不便攜他同行,於是把他寄住在阿財叔家幾天。

母親臨走時,他驚恐地抱著母親的腿傷心大聲號哭道:
「媽媽不要丟下我!媽媽不要走!」
最後母親沒有丟下他。

他連忙離開房間,順手把門關上,不敢回頭,深恐那記憶像鬼魅似地追纏而來。

他回到家,妻子與岳母正瘋狂的把母親房裡的一切扔個不亦樂乎。
身高3呎的獎杯──
那是他小學作文比賽「我的母親」第1名的勝利品!
華英字典──
那是母親整個月省吃省用所買給他的第一份生日禮物!
還有母親臨睡前要擦的風濕油,沒有為她擦,帶去老人院又有甚麼意義呢?

「夠了,別再扔了!」兒子怒吼道。
﹝這麼多垃圾,不把它扔掉,怎麼放得下我的東西﹞。
岳母沒好氣地說。
「就是嘛!你趕快把你媽那張爛床給抬出去,我明天要為我媽添張新的!」

一堆童年的照片展現在兒子眼前,那是母親帶他到動物園和遊樂園拍的照片。

「它們是我媽的財產,一樣也不能丟!」
「你這算甚態度?對我媽這麼大聲,我要你向我媽道歉!」
「我娶妳就要愛妳的母親,為甚麼妳嫁給我就不能愛我的母親?」

雨後的黑夜分外冷寂,街道蕭瑟,行人車輛格外稀少。
一輛寶馬在路上飛馳,頻頻闖紅燈,陷黃格,
呼一聲又飛馳而過。

那輛轎車一路奔往山崗上的那間老人院,停車直奔上樓,推開母親臥房的門。
他幽靈似地站著,母親正撫摸著風濕痛的雙腿低泣。
她見到兒子手中正拿著那瓶風濕油,顯然感到安慰的說:
「媽忘了帶,幸好你拿來!」
他走到母親身邊,跪了下來。

「很晚了,媽自己擦可以了,你明天還要上班,回去吧!」
他囁嚅片刻,終於忍不住啜泣道:
「媽,對不起,請原諒我!我們回家去吧 !」

隨著自己愈長大,看著父母親臉龐從年輕變憔悴,頭髮從烏絲變白髮,動作從迅捷變緩慢,多心疼!

父母親總是將最好、最寶貴的留給我們,像蠟燭不停的燃燒自己,照亮孩子!
而我呢?
有沒有騰出一個空間給我的父母,或者只是在當我需要停泊岸時,才會想起他們……

其實父母親要的真的不多,只是一句隨意的問候:爸、媽,你們今天好嗎?」
隨意買的宵夜,煮一頓再普通不過的晚餐,睡前幫他們蓋蓋被子,天冷幫他們添衣服、戴手套……都能讓他們高興溫馨很久。

有時,我常在想:我希望我的子女以後如何對我。
那現在,我有沒有如此對待我的父母?
我相信,人是環環相扣的;
現在,你如何對待你的父母;以後,你的子女就如何待你。

朋友,人世間最難報的就是父母恩,
願我們都能:以反哺之心奉敬父母,以恩之心孝順父母!

生命不要求我們成為最好的,只要求我們作最大的努力!
老人安養院牆上發現的一篇文章
孩子!當你還很小的時候,
我花了很多時間,教你慢慢用湯匙、用筷子吃東西。
教你繫鞋帶、扣扣子、溜滑梯、教你穿衣服、梳頭髮、擰鼻涕。
這些和你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是多麼的令我懷念不已。
所以,當我想不起來,接不上話時,請給我一點時間,等我一下,讓我再想一想……極可能最後連要說什麼,我也一併忘記。

孩子!
你忘記我們練習了好幾百回,才學會的第一首娃娃歌嗎?
是否還記得每天總要我絞盡腦汁,去回答不知道你從哪裡冒出來的嗎?
所以,當我重覆又重覆說著老掉牙的故事,哼著我孩提時代的兒歌時,體諒我。

讓我繼續沉醉在這些回憶中吧!
切望你,也能陪著我閒話家常吧!
孩子,現在我常忘了扣扣子、繫鞋帶。
吃飯時,會弄髒衣服,梳頭髮時手還會不停的抖,不要催促我,要對我多一點耐心和溫柔,只要有你在一起,就會有很多的溫暖湧上心頭。

孩子!如今,我的腳站也站不穩,走也走不動。
所以,請你緊緊的握著我的手,陪著我,慢慢的。
就像當年一樣,我帶著你一步一步地走。
若為人子女也不懂得如何體諒他們,那他們便只能於痛苦中渡過餘生,黑暗中逝去….

請把此文章轉發給您的朋友,讓他們知道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愛情可以重新再找尋,但父母一生卻只有一個,要珍惜、珍重。

Categories: 短篇感人故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