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09年2月 的Archive

人應該準時下班

2009年2月27日 尚無評論

[轉貼]

資料來源:天下雜誌

前言

企管專家認為,不管辦公室有多少工作,時間到了最好就離開,不僅如此,最好五點就下班。

「怎麼可能?那麼事情更做不完」你心裡不以為然的想。先別急,聽聽專家的理由是什麼。

理由1 讓你更有效率

多數的辦公室工作十分繁瑣,沒有明確的開始與結束。
正由於事情千頭萬緒,你很容易這個做一點、那個進行一半,結果沒有一件有結果,使你以加班來趕工,一方面也安慰自己的心理。

但是,如果你的下班時間是五點,那麼你就得盤算一下,在一天有限的時數內,該先做那些事?

少和同事聊天,多用點時間思考都好!一昧埋頭長時間工作而不思考,容易做虛工,且會失去看事情的整體觀。

理由2 對你的上司有教育作用

不要過度擴大上司對你的期望;如果你常常讓上司看到你留下來加班,他會開始認為你很願意加班,久了就變成你應該加班。

不要讓上司以工作時間的長短來評估你的表現。
^^^^^^^^^^^^^^^^^^^^^^^^^^^^^^^^^^^^^^^^^^^
理由3 對你的屬下有教育作用

讓你的屬下學著在有限的時間內,分配工作的優先次序。
明確的表示你下班就會離開,到時候他們應該完成的工作或報告,就應該交到你桌上。

理由4 迫使你釐清價值觀

想清楚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是家庭或是工作?
當然不加班、不拚命工作,可能讓你失去許多表現機會,錯過加薪與陞遷。
但是你不會辛苦工作像條狗似的,到了四、五十歲,然覺得愧對家人、愧對自己的生命。

理由5 讓你走在時代尖端

企管顧問觀察到一個趨勢,這兩年愈來愈多的人認為,生命中比工作重要的東西還有許多工作時間長的人不再被視為英雄,反而被看成不懂生命的人。
現在懂得拒絕長時間工作的人,將是未來的領導人物。

理由6 讓偶一為之的加班變得有趣

常常加班,同事之間會生膩,合作的興奮感也全無。
如果大家平常準時下班,碰到緊急狀況或工作時,大夥晚上一起留在辦公室;有人從外面提了便當走進來,一邊吃飯、一邊討論,這時候很容易顯出團隊合作的革命情感。

理由7 讓你免於枯竭的惡性循環

你愈加班,愈覺得事情做不完;愈覺得事情做不完,工作就拖的愈長。
這樣的惡性循環遲早會讓你崩潰。

理由8 讓你善用休閒時間

工作之餘的時間不應只是休息、睡覺,以便讓你第二天有精力繼續工作。

何不培養些興趣?
如果你五點下班,你可以有時間去學外語、去彈吉他、參加才藝活動,會讓你成為一個更活潑、更有能力、更有趣的人。

理由9 會讓你更健康

並不是抽空去打球、上健身房、跳韻律操才叫使身體健康,人的身體也需要其他的方式來維持活力。
比方說,好整以暇的喝杯茶、慢慢的品味一個甜美多汁的水蜜桃、靜靜擁抱你喜愛的人等等。

而這些都不是每週工作五、六十個小時的人所能做的。

理由10 讓你更懂得去愛

你是不是很久沒有和三、五好友一起說笑狂歡了?
你是不是每天都和另一半、和孩子或父母匆匆打個照面?
你是不是難得和所愛的人交換生活的心情?

五點一到,放下你的工作,多接近那些對你很重要的人。

以後他們記得的不是你的陞遷、你的成就、而是和他們共處的時光。

Categories: 散文 Tags:

犯錯不可怕,可怕的是面對錯誤的態度

2009年2月27日 尚無評論

死不認錯,比犯錯更可怕

沒有人不會犯錯,資誠企管顧問公司執行董事林瓊瀛甚至用「罄竹難書」四個字,來形容職場上犯錯的的機率。「小錯對年輕人來說是磨練,重要的是怎麼做好『後果管理』,讓被你錯誤影響所及的人,感受到你有真誠地因應錯誤,」林瓊瀛說。

犯錯不可怕,可怕的是面對錯誤的態度。第一個令人難以接受的態度就是「死不認錯」。

宜家家居人力資源部資深經理羅雅君,曾經在一家中小企業的人事部擔任主管,底下有幾位員工做事很消極,總認為每個月只要把薪水核算發一發,工作就交差了事。這樣的工作態度讓她很傷腦筋。

有一回,某部門有5位同仁表現優異,在非調薪的季節,主管決定調升他們的薪水。這位主管事先照會過人事部門,沒想到發薪時,該部門竟然只有3個員工調薪,另外2位卻沒有調成。

這件事引發該部門員工的誤會,也讓羅雅君處境尷尬。她詢問負責核發薪資的同仁,得到的答案是:該部門主管沒在另2位員工的調薪公文上簽字,他是照章行事。

羅雅君婉轉告誡同仁,這種情形應該是由人事部去追著主管簽字,而不是坐視不理、不給2位員工調薪。她要求同仁向對方道歉,但這位部屬卻堅持認為:只不過區區幾千塊錢,下個月再補發有什麼關係?況且他在程序上並沒有錯。

看到部屬怎樣都不認為自己有錯,羅雅君決定要求這位同仁,將漏發給2名員工的薪資扣在財務部,直到他將這部分的薪水發給對方才能領回。

「我能容忍部屬犯錯,但不能忍受死不認錯,犯錯的人一定要在錯誤中學習求進步,才會讓主管覺得,替他承擔錯誤有價值,」羅雅君說。

勇於認錯,永不改錯?

「勇於認錯,永不改錯」,則是另一個常見毛病。

金鼎證券集團法務長王乃民曾帶過一名員工,經常拖延法律案件的處理時間。王乃民仔細詢問理由,這名員工總是立刻懺悔認錯,或者告訴她「我忘記了」、「我以為不重要」,最後還會補上一句「我會改進」。

但是同樣的錯誤卻一而再、再而三發生,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在掩飾,道歉只是空口白話。每個法律案件都有上訴的期限,超過時限之後,根本無從補救,對於委託人來說,會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由於累積的犯行太多,王乃民只好請對方走路。

「員工犯錯是企業經營的必要成本,雖然錯誤難免,但是犯錯後要能積極彌補,而不是同樣的事情一錯再錯,」王乃民說。

林瓊瀛也認同這樣的觀點,「一再出錯,會讓別人看待你的價值崩解。」

他認為try and error(嘗試與錯誤)是年輕人成長必經的過程,但在認錯之後,要學著把事情周延地想清楚,「有follow-up(後續動作)和correction(改正),以後處理事情才會比較謹慎。」

讓犯錯變得有價值

知名作家兼職涯顧問黛博拉‧布朗(Deborah Brown)指出:在職場上,重要的並不是你犯了什麼錯,而是你怎麼處理犯錯。她認為,認錯要掌握6個基本原則:

1.準備好你的故事。對主管認錯之前,先問自己為何犯了這個錯?如何才能避免再犯相同的錯?列出導致錯誤的原因,並練習如何向主管陳述。

2.解釋發生什麼事。面對主管時,讓主管主導對話。輪到你說話時,客觀地陳述事實,不要指責別人,也不要自我防衛。

3.說明你學到什麼。告訴你的主管,經由錯誤你發現了什麼。誠實面對主管,利用這個機會顯示你的開放性,以及從錯誤中學習的意願。

4.解釋事件過後,你為什麼變得更好。要讓主管瞭解,你犯的錯為什麼有價值,並且承諾這個錯誤不會再發生。

5.表達感激。感謝主管願意撥空和你談話。感謝也代表一種結束,雙方願意拋開問題,重新開始工作關係。

6.繼續。當問題已經解決,你可以繼續往前。也許你還是有點難過,但是不要一直陷溺在情緒裡,這只會影響未來的績效。

無名,是最大的錯

這6個原則,都是在告訴犯錯者,必須展現認錯的誠意,拿出實際行動不再重蹈覆轍。

集智館文化總經理梁學渡,初出社會時,在一名政治人物身邊擔任幕僚,有一次,他的老闆上談話性節目,製作單位同時邀請的來賓,竟是敵對陣營參選人。事後,梁學渡的老闆非常不高興,在電話中尖酸叨唸他一頓,雖然只有短短6、7分鐘,梁學渡卻覺得度秒如年。

他學到一個教訓:「無知」是最大的錯。身為幕僚,他有責任去瞭解老闆面對的政治生態。從此,不管是老闆友好或敵對陣營人士發表的文章,他一定找來看過一遍。

「如果不喜歡被罵、被酸,就一定要學會做事更周延。」梁學渡說,許多人在犯錯後都不願面對現實,甚至有1╱10的人會選擇消失,也有一些人乾脆用低標來處理事情,「但真正有成就、有自信的人,會選擇正面面對自己的錯誤。」

提高對錯誤的警覺性

有些人不是不認錯,而是根本不知錯。

羅雅君在電子業服務時,公司要導入一套執行系統,羅雅君覺得A方案對使用者太複雜,B方案比較有利於工作執行,但主管從整體考量,認為A方案較適合。羅雅君不死心,堅持一定要用B方案,到了導入後期發現,問題果然超出預期,遠不如A方案來得簡便。

「我那時才理解主管說的,做事不能只圖眼前的方便,」她說,「很少人是死不肯認錯的,多半是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認錯最困難的在於「知錯」。林瓊瀛認為,要提高對錯誤的警覺性,必須做到兩件事:open-minded(心胸開放)以及自省。

心胸開放是要能聽進去主管、同事的建言;當別人告訴你有錯時,不要情緒化,懷疑對方在挑剔你、針對你,「要跳脫情緒去思考原委,」他說。

而自省則是作情境分析。在顧問業服務多年,林瓊瀛保持一個習慣,即使再忙碌,也會抽空思考,今天在人、事、情、物上面有沒有做錯?「就像是我們跟客戶做完 briefing(簡報),之後一定會再做一次de-briefing(簡報檢討)一樣,自我反省:Can we do it a better way(有沒有更好的方法)?不要單一思考,認為沒有其他解法了。」

當然,要坦然面對錯誤並不容易,「認錯是對自我價值和自尊的一種否定,誰願意承認『我很笨』?」林瓊瀛說,如果一個人一天到晚都被人糾正,自我價值會崩解,心情也會受到打擊,「認錯時傷害自我價值體系是必然的,但要學著去淡化。也就是佛家講的:面對它、處理它、放下它。」

沒犯錯,就要堅持原則

有錯要認,但沒有錯的時候,就要堅持原則。「認錯不是工具,」梁學渡舉例,他曾經遇過客戶犯錯,卻怪罪到他們公司身上的情形,第一次他會先道歉,「讓客戶感到服務不周,當然應該要表達歉意。」

倘若客戶得寸進尺,接連提出指控,他會採取「認清事實、溝通事實」的策略,去釐清對方究竟是在發洩情緒,還是藉機討價還價?「若是不對稱的指責,一定要進一步溝通清楚,而不是對方要什麼就給什麼。」梁學渡說,他會在溝通過程中讓客戶瞭解,目前能為他們做什麼,有哪些要求則是恕難照辦。

客戶若在氣頭上,就算有理也講不清,要等到氣消之後,才會冷靜思考整件事的合理性。所以在溝通過程中,要表達處理善後的誠意,充分展現自己負責的決心,並表明會優先處理客戶抱怨的問題。

梁學渡認為,面對客戶跟面對主管指責犯錯的態度很類似,「若知道自己沒錯,在過程中一定要冷靜,要堅持立場,但要依對方意願調整處理的方式。」

認錯,是加分不是扣分

世界上沒有不犯錯的人,錯誤也不只發生在職場,而是發生在生活周遭。

林瓊瀛認為,「認錯並不會貶損一個人的價值,好好的認錯,解決犯錯所造成的問題,反而會提升你在他人眼中的credit(評價)。」

每封信都代表一份緣的傳遞…….
看信是一種幸福、它代表你有空閒..
沒空看信也是一種幸福
它代表你有比看信更重要的事忙著..

Categories: 散文 Tags:

你總得真正試過才知道自己行不行

2009年2月27日 尚無評論

這些年來,每一年我都要求自己,做一件新鮮事。原因無他。
我不喜歡生命如停滯的死水漸漸腐臭的感覺,
也不希望哪天「老狗學不了新把戲」這句名言不知不覺落在我身上。

我也還記得少年時代做讀書筆記時,
我曾抄錄過一句很毒卻也一針見血的話:「很多人過了二十歲就死了,只剩下軀殼還活著。」

我不想加入「很多人」當行屍走肉。

有好些年,寫作是我的唯一,我把自己寫成蒼白虛弱、腰痠背痛、未老先衰,還寫歪了頸椎,飽受天雨欲來時全身都當警報器之苦。有一天痛得受不了,我忽然悟到,如果我只重寫作,那麼輕忽真正的生活,那麼,我不過像一個在服食迷幻藥以脫離真實生活的傢伙,我所擁有的人生不過是一株枝葉繁茂的假樹。

於是我一邊做復健治療,一邊為自己找新把戲以脫離失去了平衡的生活。1996年,我莫名其妙的主持起電視節目;1997年,我成為帶狀節目的廣播主持人;1998年,我開始學陶藝;千禧年,我發現海底世界的美麗,2001年我給自己的新成績單,第一項,應該就是演舞台劇了。

這可從不在我的少年夢想之一。我從來沒有表演的慾望或天才。三年前,我上過綠光劇團的表演班,只不過想去玩玩,看看能不能去除我在電視螢幕前的羞澀感。天知道,我其實是個內向的人,我習於獨處,卻要花許多時間,才能在大眾面前去除我的不自在。

上完三個月一期的表演班,發現自己也還可以跟原本陌生的一大群人彼此混得很開心,也學會怎麼樣用丹田之氣說話才不致嗓子啞掉,是我最大的收穫。沒想到過了三年,我的表演班老師劉長灝當了劇團經理,忽然打了電話給我:「喂,吳念真導演要為我們導新戲,來演一個角色好嗎?」

只要聽起來很好玩就輕易答應別人,是我至今未改的毛病。我當下說:「好啊,一句話,沒問題,我們再聊。」

第一次參加排戲時,離演出不到兩個月,我才知道自己的角色是演「中學美少女」的黃韻玲的媽;而且還是一個精神不太正常的歐巴桑。

這這這,簡直是太為難我的挑戰!

然而一開始就退出實在有失面子,那就排戲排排看,如果覺得無法勝任,再找個理由推掉吧。我這麼盤算。

果然,一開始排戲我就踢到無形的大鐵板。心裡頭那隻叫做「閉塞內向」的蟲子又鑽出來肆虐了。眼看著演路人甲和路人乙的年輕團員,都十分放得開,排什麼就像什麼,我怎樣都像木頭人,簡直受不了自己的拙與笨。

和他們對戲時,我慢半拍。演「武打戲」時,我打得不痛不癢,其中有一幕戲,我得像個瘋婆子一樣打女兒,又被眾人拉住——不管排了幾次,費了多少力氣,旁觀者看來一點也沒有逼真感,導演後來忍無可忍,又不敢對我發火,只好對團員訓話:「你們不要因為她是吳淡如,就不敢大力拉她。」

劇團裡頭的老鳥也忍不住了,挺身而出拿著保特瓶敲自己的頭,使苦肉計對我說:「看,用力打下去沒關係,會痛不會死。」

不是我不敬業,而是我……我從沒打過人,生怕假戲真做,把自己打傷。

不管我如何對自己「心戰喊話」,就是豁不出去。排戲期間,如果有朋友看到我在唉聲歎氣,必然是等一會兒得去排戲。

眼看黃韻玲和演鄉土人物的李永豐演技都很出色,排戲時也能讓旁觀者爆笑連連,戲一走到我開始說話就冷了,別人心急,我更急。

劇團為了怕萬一,同一個角色總有「代理人」,我的代理人大學還沒畢業,揣摩角色總是唯妙唯肖,以青春年華演瘋歐巴桑,沒人懷疑她是否勝任的問題。我真覺得自己應該趕快退出,讓她好好發揮。

掙扎了好久,我沮喪的安慰自己:「我真的不是演戲的料,我只能做自己。反正我以後又不打算做這一行,還是趁早退出,以絕後患。」

我鼓起勇氣找到劇團經理,表明退出的意願。他能吃到一百多公斤不是沒道理的,因為體胖,所以心廣,一點也不怕我砸他的招牌,拍拍我的肩膀說:「傳單都發出去了,你不演,很奇怪的,放心啦,船到橋頭自然直。」我沒那麼樂觀,每晚惡夢連連,生怕自己是一粒老鼠屎,搞壞人家一鍋好粥。

每一次在掙扎取捨的時刻,我的心裡就會浮出另一種頑固的聲音。這一回,它又悠悠然出現了。有一次被「演出失敗、觀眾砸雞蛋」的惡夢嚇醒,半夜忽然從床上跳起來,那個聲音竟在驚魂甫定後告訴我:「你可以因為表現不好而失敗,但不能因為孬種而失敗。你得真正試過,才知道自己行不行。」

那種聲音,一直是我心中最嚴厲的訓導主任。

演出的日期愈來愈逼近,死馬只有當活馬醫。我和自己約好,就算現實生活中,我理智到怎麼瘋也瘋不了,一上台,我必須忘記自己,讓瘋字像乩童附在我身上才行。

我甚至利用職務之便,動不動就找人請益:瘋子要怎麼演啊?許傑輝、趙自強、郎祖筠都曾在我面前示範過「瘋子看電視」和「瘋子打人」的劇碼。

我連走路都在背台詞,口中時時念念有詞。

直到最後一次排練,我都不認為自己的演出及格了,只好繼續向自己心戰喊話:「上了台,跟排練時一定不一樣,你……應該會更自然。」「過了這個挑戰,你一定會覺得自己又跨過了一個大門檻。」

心戰喊話是潛意識的催眠。這也是學來的。記得我在廣播節目中也曾訪問世界排名第一的撞球王趙豐邦,他說,在每一次得打「不太可能打進」的球時,總會對自己說:「因為你是趙豐邦,所以你打得進這個球。」說也奇怪,只要他能鎮定的對自己說這句話,十之八九,球就會乖乖入袋。

考驗總是要來臨。雖然我已熟悉大場面的主持工作,但當舞台劇演員是頭一遭,開演前,我強顏歡笑,以掩飾自己心跳加速到呼吸困難的事實。

戲一開始,連緊張的時間都沒有。我只記得,我是個外表看來很正常的瘋歐巴桑,說我該說的話,做我該做的事。

「人間條件」的第一場演出,我的處女秀,我聽見了觀眾熱烈的笑聲與掌聲,知道場子沒有被我炒成冷飯。五場在國家戲劇院的演出,比我想像中更輕易的結束了。

熟能生巧,我試圖在每一場演出中加料,在戲一開鑼時,它彷彿變成我自己的真實生活,我唯一的任務變成使它生動且深刻。

舞台劇最大的好處是:觀眾的反應絕不虛偽,他們覺得戲好不好,台上的演員馬上就會知道。我知道,我沒有搞砸它,相反的,我竟然也覺得我自己演的瘋婆可愛極了。

最後幾場的演出,觀眾全部滿座。在慶功宴時,劇團經理才告訴我實話:「其實導演最擔心的人是你,沒想到你一場比一場老到,還會適時的掌控舞台的節奏。」

我也先後遇到一些看過戲的朋友對我說:「天哪!我看到最後謝幕時,才知道那個人是你,差太多了。」

我爸爸也看了戲,最好笑的是他在開演後半個小時,問我媽:「她怎麼還沒出來?」才知道台上的瘋歐巴桑就是我。這至少表示,我不是個演什麼都像自己的爛演員。

「我根本不知道你會演戲,」這是演出後我最常聽到的,也是我所聽過最自然的讚美了。我一方面樂得飄飄然,一方面也坦白回答:「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會演戲。」

後來有一位記者來訪問我,她揶揄我說:「為什麼你總是有這麼多機會,可以表現自己,我們想做的事,都被你做光了。你該不會這下又立志當職業演員吧。」

「不會啦,我只是想玩玩,我也不認為,除了寫作之外,我還有其他的天分,但是——」我的腦中靈光閃動:「應該這麼說吧,有時候,夢想是會生利息的:我努力實現我的作家夢,它自動生了很多利息給我……」

沒錯,夢想是會生利息的,只要感興趣,不要輕易打退堂鼓。

那個聲音是對的:你可以因為表現不好而失敗,但不能因為孬種而失敗——你總得真正試過,才知道自己行不行。

Categories: 散文 Tags: